Monday, July 4, 2011

重大好消息,墨镜哥被唐柏桥找到了!

刚才检查我的电子邮箱,突然看到唐伯桥给我发的邮件,标题就是“不要再撒谎了”。点击下面的图可以看到该邮件的截屏。打开内容一看,虽然通篇都是辱骂我恐吓我,但我还是看到了令人高兴的好消息:墨镜哥许四多没有失踪,现在已经被唐柏桥找到了!

我为得到这样的好消息感到由衷地高兴。唐柏桥在邮件中说,“墨镜哥如你所知(你报警后还威胁他跟你联系),现在很安全,没有失踪,更没有被绑架,”唐伯桥因此还指责我说:“不要再反复重复你的谎言‘墨镜哥失踪了’,‘可能被绑架了’”。

非常好!既然唐伯桥振振有词地说墨镜哥没有失踪,那么,就请唐伯桥出示墨镜哥没有失踪的证据吧。今后,如果墨镜哥突然出现在中国的监狱里,或是被人谋杀,那么,请唐柏桥出庭作证,墨镜哥是如何在唐柏桥已经确认墨镜哥在十分安全的地方又被绑架了。
右图是墨镜哥在youtube注册的账户chinese198964在2011年7月4日的截屏。从该图可见声明:“不再更新视频了。不再发布视频。谢谢关注。 chinese198964's Channel"。
墨镜哥离开我家时,这个账后上传了29个视频。但墨镜哥失踪后就只剩下5个视频。所有同茉莉花行动有关的视频都被删除。

墨镜哥是2011年4月份到我家,6月2日突然从我家失踪。此后,我几次给他发信,不见回音。于是,我认定墨镜哥失踪了。我在墨镜哥失踪48小时后,在网上发布了寻找墨镜哥的寻人启事。我给墨镜哥发的电子邮件中一再说,如果他在五天内不给我回话,确认他安全,我就会报警。在这些天里,我一直没有收到墨镜哥的回话,反倒看见墨镜哥用chinese198964用户名上传到youtube上的所有有关茉莉花的反共视频全部被屏蔽或撤销,只是留下了5个歌颂祖国新面貌的视频。同时,我还发现墨镜哥原先在百度上的被屏蔽的贴吧“许四多贴吧吧”又突然解封,墨镜哥只是在上面发出几个声明,说“再也不胡说八道了”,“再也不涉及政治了”。墨镜哥还在贴吧上说他的用于售卖T恤衫的商业账户被解封,让网友继续通过此帐号来购买他设计的T恤衫。这一切都是墨镜哥在河北国安局工作的伯伯和堂姐每天打电话要求墨镜哥去做的,和承诺的条件。我据此判断,墨镜哥的失踪可能牵涉到中国国安的绑架或欺骗,墨镜哥所发表的声明也未必就墨镜哥本人发布的,完全可能是中国国安捉刀代笔。于是,在许多网友的建议下,我于6月7日报警,报告了墨镜哥失踪,请警察帮助寻找。

我认为,我说墨镜哥从我家失踪是事实。我报警寻找墨镜哥,是为了帮助墨镜哥脱离险境,如果他确实被绑架的话。

现在,唐柏桥给我发邮件,指控我说墨镜哥失踪是造谣,指控我“你恶意报警,都是非常不道德甚至很危险的事情。他明明给你留了字条告诉你他离开了,而你居然欺骗警察说他失踪了。你恶意报警是要负法律责任的。”

唐柏桥还威胁说:“如果今后我再在任何地方看到这种文字,我将与墨镜哥公开发表戳穿你的谎言的文字。这对你的声誉会极为不利。”那么好,我现在再大声说一遍:“墨镜哥从我家里失踪了!墨镜哥可能被中共绑架了!”请唐柏桥立即让墨镜哥公开发表戳穿我的谎言的“视频”,文字的不算数!如果在一周内没有见到这样的视频,请唐柏桥承认是你自己在撒谎!

唐柏桥给我的电子邮件,无非是在说他唐柏桥知道墨镜哥是如何从我家离开的,他知道墨镜哥目前的下落,他能够让墨镜哥立即讲什么样的话,他也能让墨镜哥不讲话,他目前在控制着墨镜哥!

唐柏桥说是他将年轻人墨镜哥介绍给我,想说明墨镜哥就是他手中一个物件,想给谁就给谁。据墨镜哥跟我讲,墨镜哥从未见过唐柏桥,只是见到过唐柏桥在网上给留言留电话号码,唐柏桥不过是跟大家一样,仅仅是墨镜哥的一个饭,看过墨镜哥的视频而已。你唐柏桥既然从未见过墨镜哥,如何就能说你想将他介绍给谁就介绍给谁?请唐柏桥出示你见过墨镜哥的时间和地点。同时,你不妨讲讲,你为何要将墨镜哥介绍给我?为何不将墨镜哥接到你家里?谅你也养不起罢。

唐柏桥还说我诬陷墨镜哥拿走了我的东西。我在我给墨镜哥的电子邮件里不过是让他还我房门钥匙,车库遥控器。这些都是关系到房子安全的重要物品。难道我不应该要回来吗?墨镜哥后来回信说车库遥控器所放位置,我费了很久才找到。这不证明是墨镜哥拿了我的车库遥控器吗?不然,他如何能将遥控器藏在某处?墨镜哥还拿走了我手机,还有我的一件名牌毛衣,这些都是我曾经交给他用的,所以我能够查得出来。其它的,我的家那么大,我怎么能查出我都少了什么东西?况且,我只是提出让墨镜哥归还我的房门钥匙和车库遥控器这两样能够出人我家的东西,其它的我根本就没有提出。我跟一个带走我房门钥匙的人讨回我的钥匙,这有什么不对吗?怎么就是逼他就范?又怎么败坏了89学生的名声?难道我房门钥匙是属于你89学生吗?你是否脑子进水了?

唐柏桥给我发的电子邮件不仅是充满恐吓,而且是充满谎言。我实在没有必要去一一指出。

右图是墨镜哥失踪后,我同墨镜哥的全部来往邮件。

我希望所有关注墨镜哥命运的人,向唐柏桥索要墨镜哥的下落!

同时,我现在请唐柏桥回答下述问题:

墨镜哥为何从网上删除视频?是你让删除的吗?

墨镜哥为何声明“再也不胡说八道了”?是你让他这样声明的吗?

我报警有何错?我该负什么法律责任?

墨镜哥原先在我家时平均每一两天就上传一个关于茉莉花的视频,为什么失踪后一个多月不见发布一个新视频?是你唐柏桥不让发的吗?

你说墨镜哥给我留下字条,我怎么就没看见?你看见了?你又如何知道?难道是你唐柏桥将墨镜哥接走了?

你如何认定墨镜哥目前十分安全?是你在保护他吗?既然你能随时随地让墨镜哥发视频,为何在过去一个多月中禁止他发表新视频?又为何让他删除已经上传的茉莉花视频?就因为那些视频是以我的文章为底稿吗?

唐柏桥还造谣说:“是你信口开河说要给我们捐款,我把你的话当真了,结果你倒打一把,说你只是说说而已(据说你跟不少人包括王天成等也这样“说说而已”过,劝你今后不要这样忽悠别人了)。”这里又将三王党的“三王”王天诚也硬扯进来。

事实是,我只是跟唐柏桥说我工作的公司里有向非盈利机构捐款的项目,公司每个员工都会捐款,公司同时还会给同等数额(或其他比例,看非盈利机构的性质)的捐款。match可每年高达4千美金。大家都会参与这个项目。但有很多人找不到受捐款机构,就会在公司列出的一系列非盈利机构中随机地选一个去捐款。中国人当然都愿意捐给同中国有关的慈善机构。我介绍了这些情况,就问唐柏桥是否有“501C"的免税账户,如果有,我可以将这个账户列到我公司的受捐款机构名单上。

我跟唐柏桥这样讲,是因为他说法轮功的人都听他的,我希望他提供法轮功的免税账户,使我能动员一些人为法轮功捐款。唐柏桥说他自己有账户。我就说那就拿给我看看,同时要给我提供相关机构的网站,以便我向大家介绍。这就是那天谈话的内容。过了没几天,唐柏桥就给我发邮件,说我答应给他捐款,但又说话不算数,又几次给我打电话留言,大骂我是骗子。从此我不再跟唐柏桥来往。

实际上,虽然我跟唐柏桥同住美东,我以前真还没有跟他有过什么来往,只是在1998年时,有一次是周封锁主办的一个郊外聚会,我碰到过他一面。还有在2003年前后,又是周封锁说要跟我在中国人权见面,我去了之后,见到唐柏桥也在场。才发现他们是要我参加他们的公民议政,被我拒绝,我连他们给我的申请表格都没有看一眼。

长时间以来,不断有朋友告诫我,千万不要跟唐柏桥来往。周封锁甚至多次跟我打电话说,在纽约的民运人士跟谁来往都行,就是不能跟唐柏桥来往。我谨记朋友们的劝告,在过去十多年里,拒不同唐柏桥来往。但在今年2月份,中国掀起了茉莉花行动,唐柏桥也积极推动。我们就有过几次接触。仅仅见面三、五次后,就发生唐柏桥讹诈我捐款的事。我就给他发了个断交信,断绝同他的任何来往。

唐伯桥如此讹诈后,我当然就不再理会唐柏桥的胡搅蛮缠。我后来直接跟法轮功退党中心的李大勇提出同样的建议。再后来,我也同三王党的“三王”王天诚提出过类似的建议。目前,三王党已经对我恨得咬牙,我如何能答应给“三王”党捐款哪?

唐柏桥还威胁我说:“如果你继续胡说八道,你应该知道我会怎么做。我明人从来不做暗事。你自己看着办吧。”“你是知道的,如果有人把我惹毛了,可不会好受。”那么好,明人不做暗事,君子一言出口,驷马难追。请你立即按你所说,马上采取行动。我到要看看你如何让我不好受!如果你在一周内不采取行动,请你公开向我道歉!

我随后会找出唐柏桥如何坑骗别人为他担保学生贷款,拒不偿还贷款,担保人不得不帮他偿还,他反倒大骂担保人的有关文章。

这网上的网民对著名民运人士都是敬佩有加。这让我很感动。但我这些天揭示出的一些民运人士的品行,就是为了提醒大家不要对这些人期望太高。他们也是人,也会尔虞我诈,骗人骗钱。有些人常年靠着坑蒙拐骗来维持生活,时间久了,甚至是连垃圾都不如,简直就是人渣了!
我经常收到类似的恐吓信和电话,一般我都不计较。但唐柏桥的这封信涉及到墨镜哥,我只好在此公开。

我的文章刚刚在推特上发出,还不到一个小时,也就是2011年7月4日下午4:07PM,立即有人回话,说“墨镜哥在国内被警告了”。这足以表明墨镜哥目前处境危险。右面是这个推文的截屏。值得注意的是,发布这个消息的人,自注册推特以来,总共就发布了两个推文。如果这个人的消息属实,那就只能说明唐柏桥的话是一派胡言。或者说唐柏桥与墨镜哥的失踪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曾经看到韩晓蓉有几篇文章揭露唐柏桥如何让韩晓蓉作他的学生贷款担保人,后来唐柏桥不还银行贷款,韩晓蓉被银行逼得无奈,只好帮唐柏桥还贷款。随后,唐柏桥多次发文章,反说韩晓蓉是毁约者、诈骗者。

下面的几个链接,是我在独立评论论坛上搜索“唐柏桥”“韩晓榕”得到的几个结果。

作者: 韩晓榕 “我与唐柏桥的交道” 2010-06-01 19:33:47 [点击:556]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1&post=1069030

作者: 迷魂阵 “为什么说韩晓蓉是欺骗者而不是一个简单的毁约者?”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0&post=1069534

作者: 迷魂阵 “现在不是唐柏桥要欠债还钱,而是韩晓蓉要欠债还钱,懂吗?”

作者: 迷魂阵 “唐柏桥,韩晓蓉行为是“非法讨债”,证据已经足足有余了。”

回应韩晓榕------兼回顾“公民议政”之死

右图是唐柏桥邮件的截屏。下面是该邮件的原文。

附录1:唐柏桥给刘刚的恐吓信
from: baiqiao tang xxxxxx@hotmail.com
to: 刚 刘

date: Sat, Jul 2, 2011 at 3:45 PM
subject: 不要再撒谎了。

刘刚:

我记得当时我们之间因为某些原因导致无法继续合作和共事,我们都表示大家不妨各自为战,还彼此祝福过。我曾当你是君子,因此相信你说的话,在外面从来没有对你有过微词,更不用说造谣中伤。

但是,你却没有这么做。你不仅指使我介绍给你的年轻人墨镜哥合伙欺骗我,不让他跟我继续来往,还恶毒造谣中伤于我,如污蔑我要“赖你的钱”。我什么时候赖过你的钱?!你的钱那么值钱吗?你是不是一个大方的人,我从第一次在东北风味与你吃饭就了然于心了。是你信口开河说要给我们捐款,我把你的话当真了,结果你倒打一把,说你只是说说而已(据说你跟不少人包括王天成等也这样“说说而已”过,劝你今后不要这样忽悠别人了)。我没跟你计较,你却反过来说我“赖你的钱”。你还算个人吗?

你其他的恶意中伤我的话,我就不重复了。大家都是见过世面干过一番事业的人,不必把话都说透。我就不跟你计较了。不过,今天不计较,不等于永远不计较。你是知道的,如果有人把我惹毛了,可不会好受。上次墨镜哥向我告你的状,把你说得一钱不值。在他眼里,你整个就一神经病。我说要替他出头,他还说要我不要跟你计较。可想而知,你在他心目中的地位已经低到什么程度了。我替你感到悲哀。才不过一个月时间,你怎么就能让一个人那么看不起呢?你和他之间发生的事,他都告诉我了。包括你恶意报警,都是非常不道德甚至很危险的事情。他明明给你留了字条告诉你他离开了,而你居然欺骗警察说他失踪了。你恶意报警是要负法律责任的。你现在怎么越做越离谱,难道真的以为可以无法无天吗?你恶意报警后还说他拿了你的东西,想用这种方法逼他就范。你这样做,才让人不屑了,说轻一点是败坏你的声誉,说重一点是败坏整个八九学生的形象。有你这样做事的吗?!

其他的不多说了。最后两句话:

一,墨镜哥如你所知(你报警后还威胁他跟你联系),现在很安全,没有失踪,更没有被绑架,不要再反复重复你的谎言“墨镜哥失踪了”,“可能被绑架了”。这样做有意思吗?我总不能每天被你恶心吧,如果今后我再在任何地方看到这种文字,我将与墨镜哥公开发表戳穿你的谎言的文字。这对你的声誉会极为不利。因为你整天说最讨厌撒谎的人,而你自己恰恰是一个最喜欢撒谎的人。

二,正告你立即停止继续污蔑中伤于我。我不是你太太,也不是王军涛。如果你继续胡说八道,你应该知道我会怎么做。我明人从来不做暗事。你自己看着办吧。

顺便说明一下,我本来早就想对你进行反击了。全是因为常被你讥笑的“哥们”赵岩兄的规劝所致。他说你受了太多刺激,因此有些胡来。我接受了他的规劝。但是,我不可能对你一直放任下去。通过你对墨镜哥的态度,我已经知道你是个什么样的人,我们不可能走到一起来了。咱们将来最好是大路朝天,各走一边,否则,大家都不好看。谨此。

祝你早日过上正常人的生活!

Baiqiao Tang (唐柏桥)
--------

附录2:(作者)韩晓榕: 我与唐柏桥的交道” 2011-07-04 13:28:42 [点击:0]
作者: 韩晓榕 “我与唐柏桥的交道” 2010-06-01 19:33:47 [点击:556]
我与唐柏桥的交道

有朋友打电话告诉我,唐柏桥在网上发的一篇题为《唐柏桥正告刘建安》文章,扯上我丈夫刘青。我上网查找,其中提到刘青的一段是:“你说我从刘青处拿过多少钱,你这更是血口喷人。我和刘青现在没有任何来往,我们自公民议政解散后形同陌路,你可以去问他,我唐柏桥从他那里拿过多少钱。如果我唐柏桥个人从他那里拿过一分钱,我也从此离开民运。刘青现在不可能袒护我,我也相信刘青是个诚实的人,不会象你一样造谣污蔑他人”我告诉了我刘青这段内容,刘青说他不想再看到这个名字。但是我却有些话想说,既然唐先生选择了网络公开的方式,那么我也将与他有关的交道公开一下。
唐柏桥说没有从刘青那里拿过一分钱,此话十分含糊不知所指为何。我想最大的可能有两个方面,一个是因为民运的事情而拿钱,一个是私人之间的拿钱。对于民运之间涉及钱的事情,我从来不参与民运,刘青也不会告诉我。但是如果唐的话涉及私人的钱财,下面二段我的遭遇,使我家为唐柏桥拿出或将要拿出约一万九千美元,算不算唐拿了刘青和我的钱,请读者看完文章后自行判断。


2002年的一天,唐柏桥XXXX找到我,说唐要到哥伦比亚大学读书,申办学生贷款需要担保人。唐的XX说自己尚有学生贷款未还清,所以不能为唐作经济担保人,请我千万帮他们一个忙。唐并且对我说是刘青让他找我的,那意思似乎刘青同意只看我的了。我后来才从刘青那里知道,唐在找我之前已经找过刘青,请刘青帮助他做经济担保人。但是刘青以家里经济的事情他不做主, 婉转将这件事情推开了。刘青认为这件事情他已经处理了,所以也没有告诉我唐请我们经济担保之事。听到唐柏桥XX提出这样的要求,我感到十分突然和为难,因为事前没有一点精神准备,我真不知道该如何应对和说什么。

当面拒绝他们这一帮忙的请求,我感到会让他们和自己都难堪,情面上有些抹不开,但情面抹不开就答应我知道是不妥的。这时唐柏桥XX再三以人格向我保证,他们无论如何是有经济能力偿还学生贷款的,他们处事和作人的原则绝不会不偿还学生贷款,他们绝不会因为我的担保而让我惹上任何一点麻烦。他们一再和至少当时很诚恳的保证,还有我情面上抹不开难以说不,使我有些不情愿但还是答应为唐柏桥做了学生贷款经济担保人。

这真是一场噩梦的开始!

唐柏桥在我名下的学生贷款是从2003年元月开始,贷款银行 Sallie Mae ,贷款总额一万八千一百零八元美金。2009年10月16号是唐最后一次付款。到此唐为他在我名下的贷款偿还了$3201.92美元,欠款$14906.08美元。

从唐柏桥开始偿还贷款不久,就偶然有过唐不按时还款,银行就会将交款月单寄到我的名下。我向刘青抱怨并要他告诉唐,得到不同的解释,包括忘记了和银行搞错了等等,但是唐还是说他会很快处理好,不会再有麻烦了一类的话。确实会有一段时间相安无事,但是短者数月长不过一年,相同的情况又会再次出现了。后来刘青因为公民议政出现问题并解散(此事涉及另一件与唐有关的经济问题,具体情况谈下件事再交代),不再与唐有任何来往,银行再来唐没有按期还贷款的通知,全都是我不得不直接打电话给唐。

2009年上半年开始,唐柏桥连续出现不按时还款,一次我在电话中要求唐按时付款,唐告知他经济状况出现变化,不能还款 ,以前是唐XX付款,现在他XXX的帐户已分开。当我提到一个月一百多美金,请尽量自己想法解决时,唐才恍然大悟说到,每月一百多还可以想想办法,六百多是绝对还不起了。至此,我才知道唐先生居然不知在我名下每月还款额度,唐还有另一笔每月六百多美金的欠款不知在谁名下。我真不知是该气愤还是庆幸了。去年七月,我不得已又给唐电话,唐先生说出事了,报上都登了。处理完事后会付款的。见报后才知唐先生夜晚在卡拉OK被不明身份人士殴打。此后,我查银行月单,2009年10月16号唐先生还款$141.08 美金。从此,他再也不付所欠银行贷款了。我最后一次与唐先生通上话,唐先生明确的说,他没有能力还钱了,他不在意他的信誉。还告诉我像他对付银行一样的对付银行吧,别接银行的电话,别理他们就是了。唐先生连自己的信誉都不要了,怎还会在乎我的信誉?最终唐先生也像对付银行一样的对付我,不接我的电话,不理我了。

这么多年,我在唐先生欠款问题上通过不上十个电话,自感不得已对他形成骚扰。然而我在近一年的时间里每天有至少二个以上银行电话。我上夜班十二年,长期昼夜颠倒的生活令我困扰,我还要应对银行无休止的电话和留言。我面对的是一个当初誓言保证不会给我惹上麻烦,现在却是决心不还欠款的人,从而将我推入无休无止的经济纠葛之中。我存在三个难以逾越的问题:第一是我不还唐的贷款就是拒绝承担法定的责任,经济担保的法定责任就是贷款人不还担保人要还,我不遵守便是违背法律和美国社会赖以运转的信誉规则。第二是我不还唐的贷款必将付出沉重代价,美国社会许多必要的经济行为都是建立在信誉之上的,信誉被败坏我就无法再向银行申请我自己所需要的银行贷款。第三是我无法像唐一样让银行找不到自己,因此我将面对神经难以承受的银行无休无止的催讨。今年三月二十四号,我第一次为唐支付欠款562.18元美金。这些钱从法律意义上来说毫无疑义是被唐拿走了。

半个小时前银行的电话又来找我,要我还钱。因为又有二个月的欠款外加迟付罚款。这就是我轻信唐先生留下的后果。


2006年的一天刘青对我说,他需要三、肆仟块钱将公民议政的事情了解掉。我很不理解为什么动不动就要拿钱出来,刘青说公民议政被税务局催着缴税和罚款,因为公民议政至今还没有申请非政府组织的免税帐号。而免税帐号问题在公民议政多次理事会提出,并在一年多以前的理事会上形成决议,责成公民议政执行主任唐柏桥在最短时间内完成申请,为此公民议政的其他日常工作,都可以放一放完成免税申请后再做。刘青说这件事情是必须由唐去做的,因为他是公民议政唯一拿薪全职工作的理事,而申请免税帐号是办公室责无旁贷的工作。刘青说事实上其他理事还是对此事提供了帮助,例如韩东方请一个与他关系密切的律师帮助唐申请,但是一年多过去直到要结束公民议政时,公民议政的免税帐号的申请都还没有进行。没有免税帐号的组织的经营就必须缴税,超过一年之后税务局还会增加罚款,所以要依法关闭公民议政就必须付清税务局的这些钱。在公民议政最后的理事会上,主席韩东方和刘青表示承担这件办公室失职所造成的后果,公民议政所欠税款和罚款韩东方和刘青每人承担一半,交由封从德来处理公民议政的关闭问题。

而为什么坚决要关闭公民议政呢,刘青说公民议政实际上被唐柏桥劫持了。公民议政理事会形成决议要做的事情,唐作为执行主任往往一拖再拖不了了之;公民议政理事会通过决议禁止的事情,唐可以完全无视动用公民议政资源照做不误。这一点最集中体现在与法轮功的事情上,公民议政理事会曾经通过决议,为了落实公民议政的初衷,即进入大陆并设法开展政党政治,公民议政不与法轮功合作,更不可以让公民议政变成一个支持协助法轮功的办公室。刘青说并不赞同完全不能与法轮功合作,但是一旦通过理事会形成决议,办公室就不可以公然反其道而行之。由于唐完全不理会公民议政理事会的决议,以及公民议政本身的工作根本无法开展,所以公民议政主席韩东方提议,免除唐柏桥的公民议政执行主任一职,并在公民议政内部协商新的执行主任。唐柏桥回敬韩东方的手段是,他通知韩东方并告知其他理事,他不再挽留韩东方担任公民议政的主席。这就是说公民议政章程规定的最高领导人,被他提议的行政官员罢免并勒令走人。唐何以做下如此荒唐悖理之事,刘青估计当初决定由唐在纽约注册公民议政,注册中可能就有了能够最终决定组织的地位。不论真实情况究竟怎样,刘青和除唐柏桥以外的其他理事都同意支持韩东方结束公民议政的提议 。2006年9月15号,我在极不情缘,抱怨中为此开出了第一张支票,金额$3,400元美金,支票号码1579,支票左下角用中文注有“公民议政补税”。几天后刘青说还需追加$1,000美金。我又按刘青与韩东方共同承担约定,开出$500元美金支票。支票日期2006年9月24号,支票号码1582,支票左下角注有“公民议政补税”。这张支票是封从德到我家,我亲手交给他的。

以上就是我和我家与唐柏桥曾有过的二段交道。也是一个提醒,与人交往,千万不要听他说什么,而要看他做了什么。以我为鉴!

韩晓榕 5/31/2010

1 comment:

  1. 中共特务当然能“找到”墨镜哥许四多了,中共海外无处不在的强大间谍系统在几天內确定“红色通缉命”100人的位置很正常,同样的,这也暴露了中共的间谍系统。令计划的弟弟令完成带到美国什么样的秘密?中南海贪腐证据?别开玩笑了,这根夲不是秘密,令计划可不是草包,他当然凊楚他将成为胡紧掏、温家饱的替罪羊。也只有中共海外间谍名单才能成为令家族被满门抄斩的谈判筹码。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