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ly 20, 2011

默多克遭袭,邓文迪护驾出击,尽显邓文迪共军身份

看看下面的这段录像,邓文迪如此迅速回击,其动作敏捷,回击力度,反应速度,令那些现场保镖自愧不如,相形见绌。这足以暴露出邓文迪受中共军队特殊训练的军人素质。

邓文迪在新闻发布会上对袭击者的反击速度和力度,令那些专业保镖们相形见绌。假如邓文迪没有受到长期的专业军事训练,是绝对无法亮出如此军事化职业化的飞身反击高难动作的。

这就如同飞身铲球,没有经过训练的业余球员是无论如何也做不到职业化球员的动作的。如果是平常人,首先的反应是震惊,然后要花几秒钟来分析该做何种反击,这样就有几秒钟过去了。但邓文迪没有丝毫这些平常人的分析研判过程,飞身上去就是一神掌,这样默多克的儿子都尽失颜面。邓文迪的反应,绝对是职业杀手和职业保镖才具备的,才能够做出的。

邓文迪声称是毕业于广州医科大学。我所揭露的那位潜伏到我身边的中共女军官也一直声称是毕业于上海第二医科大学(Shanghai Second Medical University),但后来我发现她是毕业于上海第二军医大学(Shanghai Second MILITARY Medical University),她将“军事MILITARY”一词给省略了,结果就将自己的军官身份给掩盖了,将自己伪装成平民百姓。这个邓文迪大概也是用同样的伎俩,将广州第一军医大学,简单地说成是广州医科大学。她们两人都玩的是一个套路,一位直取澳洲的默多克,另一位是间接奔向美国的巴菲特。只是前者成功,后者事半功倍。

邓文迪第一次见到默多克是在一个飞机上,与默多克相邻而坐。那时,邓文迪刚刚毕业于耶鲁大学商学院,正在找工作,在此期间,邓文迪本人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坐头等舱旅游的,更不可能如此巧遇默多克。这唯一的可能是中共总参情报部门获知默多克的行踪,遂即派遣自己的特工接近默多克。能够如此坐到默多克的身边,应该是将那个飞机的大部分头等舱座位全部买下。唯有如此,才有可能让邓文迪本人能够这样接近默多克。由此可以断定,邓文迪能够同默多克飞机奇遇结良缘,应该是中共总参的巧安排。

另外,我敢断定默多克本人是这次电话窃听事件的受害者,绝对不是始作俑者。默多克绝对没有搞窃听的习惯。如果他有这种习惯,他一定首先要窃听邓文迪以及他的家人,很明显,他不曾有这种窃听行为,否则,他的家事和继承事宜就不会被邓文迪玩弄于鼓掌。同时,任何西方公司要进行这种针对西方各国政要的大规模窃听事件,一定要经过高层主管部门批准,我相信没有任何西方主管做出这种决定,那样做不会给公司带来什么具体的经济利益或政治利益。只有那些大国的情报部门,比如CIA,摩萨德,克格勃,中国总参等等部门才真正有动力有能力进行这种大规模的窃听。鉴于邓文迪的深深卷入,中国总参发起这种窃听就是合理想象合理猜测了。


Reporter who blew whistle on Murdoch found dead

默多克窃听丑闻:警方发现首揭丑闻记者死亡

据英国广播公司报道,一名曾经指称《世界新闻报》窃听的前该报记者肖恩·霍尔被发现死于家中。

肖恩·霍尔竟然如此迅速地被离奇死亡,如果是谋杀,我分析只有克格勃和中国总参情报部门才能做出如此迅速的谋杀行动,美国中央情报局以及任何其它国家的情报机构绝对不可能如此迅速地作出这样的行动。克格勃同默多克事件没有太大厉害关系,而中国因为有邓文迪的卷入,应该是有直接的厉害关系。如果是中国总参介入肖恩·霍尔的死亡,我敢断定这次默多克电话窃听事件应该是中国总参情报部门在邓文迪配合下全面策划和实施的,甚至默多克本人并不知情。这也正是邓文迪在记者会上为何如此勇猛反击那个袭击者的原因。让我们静观事态发展。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