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ne 6, 2011

卧槽女共军系列【1—5】:看郭盈华如何诬告

此文尚在编写中。每个图片都会加入详细的说明。还会加入一些类似的文件。

我贴出此文,希望大家碰到这种女人时多加小心,她们所掌握的超限战技巧,一定不是我们普通人所能够应对的。

一、天马行空,大闹土共

因为我曾经揭露郭盈华是中共派到美国的中共军官对美国进行超限战,近日有人在推特上置疑我,说我造谣。无奈,我只好在推特上对这些置疑加以反驳。下面就是根据我在推特上的部分推文整理而成。我还会增加新内容。现在所写出的部分还仅仅是开头,我还没有讲到这个中共军官用非常卑鄙龌龊的手段将我几次送进美国监狱的事情。我会将郭盈华向美国警察控告我强奸、暴力、跟踪她的警察报告的影印件都贴出来,也会将她如何仅仅见过三次面后,就搞定号称是美国华尔街教父的伯恩斯坦,并通过伯恩斯坦接近其他美国大亨政要的事一一写出来。特别是当伯恩斯坦给郭盈华介绍了巴菲特的合伙人后,郭盈华就几次对我说:“你对我们来说已经不再重要,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请看我给美国FBI的举报信。http://url.ie/bjyh 这个女人已经向美国法庭自己承认她是中共军官,是上海第二军医大学毕业,后又经过秘密培训几年,然后一直在军队当军官。后来用伪造证件潜入美国。有些人就是要给中共军官辩护。

郭女士同我结婚两年多时间里一直谎称是上海大学毕业。一次偶然的聚会上,有一位曾经在上海碰到过郭的人,说她是军官,她慌忙将那人拉倒一旁,不让那人继续说下去。她随后解释说那是军训。她最后的暴露是他妈妈不小心给说漏了。

看来这位@kennyy011真想帮助共匪女军官。那么好,请你出示她在上海第二医科大学的证书,我会出示她在上海第二军医大学的证书。我现在不妨就将中共是如何派遣中共军官潜入美国进行超限战的细节在这里讲述一下,希望大家对这类共匪有所防范。

既然有些人非要说我撒谎编故事,那我就将中共给我使用美人计的事从头慢慢道来。我不是为了让那位甘心为中共卖命的郭军官丢丑,而是为了让使用这种龌龊伎俩的共中共身败名裂,臭名远扬。

1989年6月19日,我于保定被公安警察逮捕,并于1991年2月被中共当局以阴谋颠覆政府的罪名被判处6年徒刑。我系狱期间,一直是拒不认罪,反抗改造,抗拒洗脑,从不交待,以至于被称为是“秦城铁血汉”。

1996年4月,我摆脱警察的跟踪盯梢,先是被黄雀行动的香港人士接应到香港,与1996年4月30日由美国驻香港理事送往美国。我进入美国哥伦比亚大学计算机系。于1998年6月获得硕士学位。此后,我便先后在美国包括贝尔实验室,花旗银行等公司工作就业至今。

2005年1月17日,赵紫阳因病逝世。我立即发起成立了赵紫阳治丧委员会。可参见下面的链接 http://url.ie/bjyp 2005年3月,我又发起成立了天鹅绒行动。可参见下面的链接:http://url.ie/bjyo

这一系列活动,令中共对我恨之入骨,中共随即对我超限战。此后的一段时间里,中共国安频繁跟我联系,约我到东南亚等国面谈。我只同意他们来美国面谈。中共国安还几次在电话里跟我说起帮我介绍女朋友。我只当他们是开玩笑。

二、仙女下凡,意在配公

2007年6月7日,有一位女士通过网络上主动接触我,约我见面谈朋友。我见她各方面出色,是美国顶尖大学的商学院毕业,是美国大公司里的管理人员。我就答应见面。6月9日是周末,我到她在费城的家见面。见面几个小时后,她就要求确定恋爱关系,着手准备结婚。我只是认为这是美国方式,就答应了。

2007年6月7日,有一位女士通过网络上主动接触我,约我见面谈朋友。我见她各方面出色,是美国顶尖大学的商学院毕业,是美国大公司里的管理人员。我就答应见面。6月9日是周末,我到她在费城的家见面。见面几个小时后,她就要求确定恋爱关系,着手准备结婚。我只是认为这是美国方式,就答应了。

2007年8月,我们经过一段时间相处后,她就搬到我新买的房子。随后,她要求买订婚戒指。去看了多次,最后她要买TIFFANY的1.47克拉的钻戒,2.5万美元。我同意,买了。没几天她就戴上了。她将她的旧车卖了3500美元,让我买新车。我因为刚两个买房子,又买钻戒,就给她买辆旧车,花9千多美元。

她的钻戒刚刚戴了一个星期,她就未经我同意,换成了一个2.18克拉的更大钻戒,花3万5千美元,是用我的名,由我付账。她跟我解释说1.74不吉祥,是一起死,而2.18是两个人一起发。后来我才明白,是她发我赔,她只赚不赔。没办法,我只好同朋友借了一万美元,直到我一年后将一个房子卖掉,才还清那笔债。

我后来发现她在主动联系我的那个网站上,是刚刚注册,只有我一个朋友。我还蛮高兴,感到她感情专一。我们见面后,她要求我两个都从那个网站注销,从此不上网,专心爱情家庭和事业。我照办了。从此她用全部精力限制我上网,限制我同任何人联系。我还以为是她怕我有外遇,也照办了。

她搬到我住处没多久,又一次她要我要跟我换车(那时她那辆旧车还没卖掉),她将她的车的发动机做了些手脚,让我试开她的车。我上车发动引擎,就发现引擎警告灯亮了,我就没开。等我五分钟后从房里拿工具出来,见她正在摆弄一个线路开关板,将一些开关重新摆放,再从方向盘下插进去,汽车警告灯不亮了!

我惊诧!我问她是从哪里学到的这种奇异技术,她一笑,说是从修车行学到的。我也没往心里去。等后来,她又几次这样做,又一次,我同我的朋友赵岩开着被郭女士做过手脚的车,发动机险些着火。这时,我才突然反应过来,这种技术绝对不是一般修车人员能够或需要掌握的,那东西坏了,一般就是将那个线路板全部换了,绝不会有哪个修车行会去检查那些下开关是否被人换过了,也没有人没事就去将那些小电子器件拔下来在放到另外的位置。

这时(2010年)我才联想到张宏堡车祸死亡的事情。我上网搜寻张宏堡的死亡过程,发现张宏堡竟也是被两个女人严庆新和张琪姐妹俩先是法律诉讼,要求赔偿2千3百万美元,搞得张宏堡几次坐牢,终被车祸死亡。同样是那两个女人。引诱王炳章到东南亚,被共匪绑架判处无期徒刑。彭明后来也步王炳章后尘。

这时(2010年)我才联想到张宏堡车祸死亡的事情。我上网搜寻张宏堡的死亡过程,发现张宏堡竟也是被两个女人严庆新和张琪姐妹俩先是法律诉讼,要求赔偿2千3百万美元,搞得张宏堡几次坐牢,终被车祸死亡。同样是那两个女人。引诱王炳章到东南亚,被共匪绑架判处无期徒刑。彭明后来也步王炳章后尘。

严庆新是张宏堡的公开情妇。但严庆新将张宏堡置于死地。张琪至今还以王炳章的公开未婚妻自居,但她引诱王炳章落入陷阱。同样是这两个女人,后来又先后在绑架彭明周勇军事件中发挥主要作用。她们是经过特殊训练的,是特殊材料制成的,你不能用常人的情感来衡量这些人。

2007年12月,我们登记结婚。2008年5月我们举办婚礼。这是婚礼摄影师发到网上的录像 http://url.ie/bjys。注意这录像中的伴娘,这其中有几位是她们的“七仙女”成员。我后面要讲到这七仙女。她们当中有些就是中共在美国设立的机构的主要负责人。现在已有三位回中国躲避。

郭女士经过特殊训练,那是她自己说的,也是有目共睹的。我们刚认识时,大概是2007年7月,我们一道到魏京生家,王有才夫妇也在。我们在农场一道打靶。郭上尉一直不肯打长枪。当我们用手枪打一个人头一样的小靶时,我们几个男人包括几个常常练枪的人全部不中,郭上尉拿起手枪,挥手三枪,百发百中!

她百发百中后,一般的女孩能打出如此成绩,一定会欢呼雀跃。但郭上尉立即很轻描淡写地掩盖过去,没有声张。这让场的几个男人少了些许尴尬。我们结婚后,我曾开玩笑地问她,她如何能有如此枪法。她说,那算什么,她是有军衔的人。我也只当她是开玩笑。她还偶尔讲起她受训练的事。

她百发百中后,一般的女孩能打出如此成绩,一定会欢呼雀跃。但郭上尉立即很轻描淡写地掩盖过去,没有声张。这让场的几个男人少了些许尴尬。我们结婚后,我曾开玩笑地问她,她如何能有如此枪法。她说,那算什么,她是有军衔的人。我也只当她是开玩笑。她还偶尔讲起她受训练的事。

每当她讲到她受训练的事,我就能感受到一种恐怖,感到那种训练是那么恐怖。每当这时,我就会设法不让她讲下去,让她忘记那些恐怖经历,让她感到她已经来到自由世界,让她感受到爱和幸福。她说她因为经常外出不归,学校的指导员几次要开除她,但都有学校的校长将她保下来。我一直以为她是神通广大。

我才发现,郭军官对超限战技能的把握,可以同乔良大校相媲美,而且全是实战经验,是活学活用。后来我才知道,乔良的那本书,根本就不是学术研究后的著作,而是乔大校根据给军队谍报人员上课的教材整理而成。那简直就是恐怖活动的训练大纲和指导思想。

自从郭军官搬进我的家,我就不曾看到我的信件。她先后将我的所有账单都改到她的名下,包括水电、电视、电话、银行等等。但付账都是用我们的共同账户。而她从来不曾往我们的共同账户里存过一分钱。她跟我说她欠很多学生贷款。每当我账上有余额,她就转到她的账上。我也懒得管理帐目,由她管好了。

等到我们开始离婚时,我才发现,她的学费早就由中国某人全部付清,她每年还从中国军方拿到6万美元。她每年工资的十几万美元一分未动,还从我账上转走十几万美元。我从她设立的一个共同账户上还发现,她竟然有十三个银行账户,仅从我能够看到的那个银行账户上,她就在一年里转走28万美元。

2008年,我们刚刚登记结婚,她要去意大利旅游,是跟那个伴娘宋微搭伴同行,不让我同行。也罢。我送她。宋微是在一家美国航空公司里当主管。在意大利时,郭军官让我给宋微打电话订回程机票。电话里宋微跟我说她们两人走散了。我感觉他们可能发生口角。郭军官后来竟大骂我为何要给其她女人打电话。

郭军官要我立即删除宋微的电话。从那以后,我才发现,她不准我跟任何她熟悉的人联络,包括她的直系亲友。我现在才发现,我无法查证她从哪里来,又到哪里去。这是什么样的职业才能养成这样的习惯啊?后来,郭军官常常神秘地出国。出国时,就连她妈妈都不让知道。

2008年12月11日,她生了女孩。她一口咬定说我不喜欢女孩。哪里有的事情啊。后来我才发现,这都是她预先埋伏下的用来控告我的。超限战的第一计就是利用美国法律的弱点,达到搞垮敌人消灭敌人的目的。

自从郭军官同我生活在一起,尽管她每天会比我早一个小时到家,但她没有做过一顿饭,除了洗衣服,她没有做过任何家务。而洗衣服,那是因为我或她妈妈洗衣服时常常不能按照她的分衣服标准去做。她洗衣服是要将她的袜子内裤同我的衬衣一道洗。

乔良的超限战中介绍的第二计就是利用美国的经济规则,将敌人搞破产。郭军官几次要我申请破产,因为我借钱了。她的一个银行账户就有几十万美元,而我却要举债。但她离开后,我虽然同她打官司每年要花几万美元,但还有剩余。这就是中共女军官来到我身边的超限战手段之一。

每天我做饭时,她常常将做好的饭菜倒掉,要我重新做。她还常常破口大骂,连“操你妈”“你妈逼”“你去死”都挂在口上。没生孩子时,我想大概是妊娠的作用,我让了她。生孩子后,她又过之而无不及,我以为这应该是产后抑郁症,我忍了她。

见了她这些骂人的话,我实在想象不出一个如此有知识有文化的女人,怎能够如此粗口成章,连阴道傻逼都能天天挂在嘴上。后来我才发现,她就是要激怒我,迫使我同她对骂或动手。但我一直奉守我做人的底线,好男绝不同女子一般见识。也正因为如此,才使得我至今还没有落到张宏堡或王炳章那个地步。

我后来才意识到,她的骂人,绝对不是她的习惯,那仅仅是她的超限战的一个部分。是她职业训练出来的一个技能。普通的女人,绝对不会这样粗话不断。这也就是我经常在此提醒大家注意那些经常将阴道傻逼之类挂在嘴上的知名女网友,那些不知廉耻没心没肺的人,诸如刘荻小乔。这些女人一定是特殊材料制成的。

自从她嫁给我,严格禁止我上网,限制我会见朋友,不准我参加任何工作以外的活动和会议。这也就是我在2007年到2009年几乎销声匿迹的原因。2009年,是中国的8964 二十周年。我无论如何要做些什么。最后,她同意我写书,只要能挣到钱。我写了一本自传性小说,书名是“天安门,路在何方”。

开始时,她很支持我写这本书,每天她都看看我写过的章节。后来我写了一章美人计,说是中共国安派一个女佣到日本参赞家里当卧底的故事。这个参赞后来曾任日本外务省发言人,日本驻联合国大使,现任驻美国公使。他看了我的书的中文稿后,立即翻成日文在日本出版。

郭军官看过“美人计”这章后,就不再看我的书稿。我还纳闷,为何不看啦?她解释说没时间看。我也没在意。书出版后,我还是觉得愧疚8964二十周年。于是我开始策划“墙倒众人推”系列画展。

三、祸起萧墙,墙倒众人推画展

自从郭盈华嫁给我,严格禁止我上网,限制我会见朋友,不准我参加任何除了工作以外的活动和会议。这也就是我在2007年到2009年几乎销声匿迹的原因。

2009年,是中国的8964 二十周年。我无论如何要做些什么。最后,跟郭盈华商量后,她同意我写书,只要能挣到钱。我写了一本自传性小说,书名是“天安门,路在何方”。

开始时,她很支持我写这本书,每天她都看看我写过的章节。后来我写了一章美人计,说是中共国安派一个女佣到日本参赞家里当卧底的故事。这个参赞后来曾任日本外务省发言人,日本驻联合国大使,现任驻美国公使。他看了我的书的中文稿后,立即翻成日文在日本出版。

郭军官看过“美人计”这章后,就不再看我的书稿。我还纳闷,为何不看啦?她解释说没时间看。我也没在意。书出版后,我还是觉得愧疚8964二十周年。于是我开始策划“墙倒众人推”系列画展。这是纽约站画展的部分图片。http://url.ie/bkiy http://url.ie/bkke。

我在计划书中明确写道,这次画展的目的就是要借纪念推倒柏林墙20周年为名,发起推倒现今依旧存在的各种阻碍自由的墙,包括中国网络长城和北朝鲜的三八线。我计划在纽约第一站,美国国会第二站,柏林第三站,以后顺序是香港,莫斯科,布拉格,布达佩斯,以色列,最后最重要的一站是三八线。

说实话,这一切都是为了到三八线的展出造势。我计划找一个画家跟我一道去三八线,等到了三八线,我就同画家一起画几幅金正日胡锦涛的漫画像,上面再写几句猪狗王八独夫民贼之类,再用中英朝三种文字写几个条幅:“墙倒众人推”,“推倒三八线”。然后用气球升上天空,引诱北韩哨兵来打枪。

我相信这个行为艺术有可能让三八线土崩瓦解,进而引发多米诺骨牌效应,推翻中共到古巴的独裁政权。计划非常周全,画展无法阻挡。郭军官以离婚相威胁,一定要我取消三八线那一站。我宁可离婚,也不取消三八线那一站。郭盈华不再坚持,但坚持要由她来主持。我乐见她的急急参与,就让她领导罢。

展出前,郭军官邀请一位她在国内的朋友严文明(英文名JASON)来参加画展。画展第一站于2009年9月8日到9月19日在纽约美国国家艺术俱乐部展出。严文明在7日到达纽约,于20日离开纽约回国。在此期间都住我家,每天到画廊观察。画展上有很多人录影照相,但我们竟找不到任何严文明的镜头。去画展的人都要登记,在画展帮忙的人几乎能记住所有出席画展的中国人,但几乎没有任何人对严文明留有印象。只有我的朋友郑钢清记得严文明,但他一直以为严文明是郭军官的哥哥。郭军官曾经有一次让郑先生去接送严文明,郑先生说郭军官介绍说那是她哥哥。从闲谈中,郑先生了解到这位哥哥经常来纽约,对纽约了如指掌。从开幕式前一天到开幕式后一天离开,就是为了来侦测这个画展。是什么人能够如此饶有兴趣地来观摩我举办的画展,但又必须掩盖自己的神秘身份?什么人能够具有这样的职业能力?

严文明在我家那些天,郭军官请假陪他。我回家时,每当我在他们面前时,他们俩就假惺惺地讨论生意问题。严文明跟我说,他这次来,是李瑞环的儿子李振福(杰弗瑞)派他来的。李振福和郭军官在芝加哥大学是先后校友,同是商学院,他们商学院毕业生之间来往密切,李振福和郭军官又同是在美国大药厂高就。

严文明说李振福在北京开了一个家具店,主要是由他来打理。家具店的家具的雇主都是国内大腕,并说毛阿敏、郭晶晶、宋祖英等人都在他们那里购置婚礼用品。他还细数了这些人买过的沙发、床、被等物品,说那些人不是在买家具,而是为了买李振福的面子。说李振福是国内控制着明星市场的人物之一。几千美元的进口家具,卖给这些明星就能卖上百万人民币。总之,那是无本万利。他说他出钱,让郭军官在美国购置家具,运回去的家具利润我们对半分。问我是否有意参与。我在国内见过的这种钓鱼踹表的骗子多了,只当他又是一个骗子,对跟他合伙做生意不感兴趣。
他又跟我说他的店也可以卖艺术品,问我是否可以将我们用于展出的雕塑品运到北京,由他代卖。我只是说要同画家商量商量,加以推托。

画展一切按计划进行,一切顺利,也非常成功。郭军官主持了开幕式,又主持了闭幕式,出尽风头,是这次画展最最风光的人。从头到尾都见她无比兴奋。我在想,这也许能够治好她的产后抑郁症吧。我也因此看到了一线希望。

画展期间,我请来了美国的一些政要人物来助威。下面是美国国会议员凯洛琳女士,美国前助理国务卿温斯顿-洛德人权观察创始人罗伯特-伯恩斯坦,在画展期间的照片。

如果您还未曾见识过“垂涎三尺”,那就请看这张照片!人权观察创始人、美国兰登书屋原总裁罗伯特-伯恩斯坦出席闭幕式。他第一眼见到郭盈华就露出这种神态。当伯恩斯坦知道那是我太太时,他竖起大拇指跟我说“你太太太出色了!”(Your wife is excellent!)伯恩斯坦让我带她去见他,并当时就提出帮助我们找捐款。三天后,我带郭盈华去见伯恩斯坦。伯恩斯坦当即答应帮我们找赞助,并提出几个美国大富豪的联系方式,让我们去要赞助。

伯恩斯坦出席闭幕式时同画展发起人及主持人合影。伯恩斯坦号称是华尔街教父。伯恩斯坦特别提到美国一个老太太,说他第一次跟老太太见面要捐款时,老太太当时就给他开了一个三千万美元的支票。伯恩斯坦说他会去找这位老太太给我们捐款。没过几天,伯恩斯坦就说已经从老太太那里拿到了5万美金的支票,随时可以转给我们。还有亚特兰大基金会的老板是他老部下,他自己有权批准捐款30万美元。郭盈华对此并不满意,要求伯恩斯坦给她介绍巴菲特。伯恩斯坦当即将巴菲特的一个合伙人的联系电话给了郭盈华。他表示一定要帮让我们都象李路那样成为华尔街新贵。
郭盈华后来跟我说,伯恩斯坦将手机电话及几个住宅电话都给了郭盈华,让她可以随时登门拜访。他们两人每周都相约会面。郭盈华单独见过伯恩斯坦以后,就多次跟我说,“你已经不再重要,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后来我才明白她更重要的目标就是巴菲特。



郭盈华女士主持画展开幕式。
中国人权执行主任谭竞嫦在开幕式上致辞。就是这个谭竟嫦后来多次骗我要给我找律师,直至拖延到最后一刻,给我找的律师竟是完全站在郭盈华一边对我进行敲诈。当我随后另外找一个律师后,谭竟嫦竟在两个小时后就知道律师的姓名,并搞定我自己找到的律师。

我曾亲口告诉她,伯恩斯坦要用郭盈华来中国人权取代谭竟嫦的位置。但谭竟嫦更加卖力地帮助伯恩斯坦来置我于死地。从她身上,我了解到美国也有三姓家奴。三姓家奴的手下更是家奴。谭竟嫦雇佣的几个中国著名持不同政见者,为了保住自己的饭碗,多次跟我套近乎,探听我的应对策略,还时常威胁我说伯恩斯坦能够调动纽约的所有犹太人律师,让我知难而退。中国人权简直就是伯恩斯坦用来大搞黑社会的私家打手。

这是美国画家、慈善家鲍勃在开幕式致辞。1995年,当我还在中国的凌源监狱时,鲍勃通过美国纽约时报了解到我在中国凌源监狱遭受迫害的报道后,他制作了一幅大型壁画,壁画中有马丁路德金,甘地,刘刚等人的画像,来宣扬和平,自由,非暴力的理念。鲍勃身后的画像就是那个壁画中刘刚的局部画像。鲍勃后来听说郭盈华是中共军官后,非常愤怒,坚定地支持我对中共进行反超限战。
温斯顿-洛德是美国前助理国务卿。1998年6月1日,我曾邀请时任美国驻华大使的洛德和夫人包柏漪作为嘉宾到北大参加民主沙龙。照片中的画像就是描述当时的北大民主沙龙情景。那幅画中站立演讲者是方励之,穿西装领带的是洛德,穿白衣女士是包柏漪,坐在包柏漪前的是刘刚。
这是德国驻美国领事馆文化参赞在画展开幕式致辞。他正在帮助我们联系到柏林参加11月举行的纪念柏林墙倒塌20周年的展览。

1991年,北京天安门广场的六四大屠杀发生两年后,美国国会议员南希-佩罗希乘访问中国之机,到北京天安门广场献花,并展开一个条幅“献给为中国民主事业牺牲的烈士”。此举严重刺痛中共当局,开始对南希-佩罗希口诛笔伐外加封杀。但南希-佩罗希议员因此壮举竟成为西方世界的英雄,使她在美国政坛一路飙升,后来成为美国国会议长,是继总统副总统之后的第三号人物。

这是部分参展画家王海燕、鲍勃、陈维明在开幕式上留影。这张照片中的浮雕就是根据美国国会议员兼议长南希-佩罗希在天安门广场为中国民主运动先驱献花而制作的,照片左侧是奥巴马总统的半身像,都是由中国流亡美国的著名雕塑家陈维明制作的。
2009年9月19日,美国国会议员凯洛琳参加开幕式。凯洛琳议员原定出席开幕式。但凯洛琳议员被奥巴马总统紧急召到白宫参加美国医疗法案改革会议。不得不取消原计划。当凯洛琳在白宫的会议结束时,立即给我们打电话,尽管已经夜里很晚了,她还是要来画展参观。结果凯洛琳来到画廊时,已经是半夜12点了。有一个浮雕刻画美国国会议员南希-佩罗希到中国天安门广场为六四死难者献花的事件,更令凯洛琳赞不绝口。她表示一定要让她的老朋友美国议长南希-佩罗希出席我们的画展。非常不幸的是,六天后,凯洛琳的丈夫波洛尼先生在中国的喜马拉雅山登山时不幸去世。奥巴马总统还特意为此事跟胡锦涛打热线电话,要求派直升飞机去接博洛尼先生的遗体。

我邀请中国著名画家严正学先生为纪念凯洛琳议员的丈夫波洛尼制作一个名为“永远在顶峰的男人”雕像,The Man On the Top Forever。现在此雕像已经安放在美国的开拓者俱乐部。这是严正学先生在精心雕刻这座雕像的工作照。
----------------------------待补充-------------------------------

闭幕式结束后,我开车载着郭军官、严文明、我们十个月大的女儿一道回家。

路上,郭军官依旧处在亢奋状态。我见她高兴,又当着她的老朋友严文明的面,我就斗胆开了几句玩笑,说她是这次画展的第一功臣,一切光荣和成就都属于我们伟大的党。说她是鲜花,我和王军涛等人都是绿叶。郭军官立即大骂:“你说什么?说你们是绿叶?你们配吗?”

我继续开玩笑,说王军涛等人将所有的露面机会都让给了她,还不配做绿叶吗?郭军官恶狠狠地说,我不用你们扶,我也是鲜花,你们永远是粪土。我不再说话,任凭她当着严文明的面,大骂我一个多小时。回到家里,她就当着严文明的面,继续对我大骂。又是操你妈,傻逼,王八蛋之类。我问严文明,你的朋友都是这样骂人么?严文明跟我说,如果他老婆骂他,他就劈了她。幸亏我没有按严文明的建议去做,否则,我一定被他们送进美国监狱了。

严文明在我家那十多天里,郭军官几乎每天都要这样大骂几次。她还将他们俩人抱着我们孩子的照片冲洗出来,挂在我家客厅里。而我曾经提出将我们婚礼上同伴郎王军涛王丹的照片挂在墙上,她坚决不允许,说我们家只能挂家庭成员的照片。我知道,她这样做,仅仅是为了激怒我。我那时真希望郭军官能爱上哪怕是任何一个男人,衷心希望她能同时嫁给一万个男人,也好让那些男人都体会一下被她天天操娘的感觉。

在孩子还没有出生的时候,郭军官就决定请严文明作教父。我还从未见过严文明,就提出如果必须请人做教父,那就找我的朋友。她坚决不允许,说孩子是她的,我对孩子没有发言权。我就只当作她又是抑郁症发作,随她去说,那又不需要出具什么法律文书。

我甚至真希望她能够同严文明早日私奔,尽量给他们俩提供方便。但我发现,严文明同郭军官一样,就跟机器一样,没有丝毫人的情感。如果不是工作需要,不是党的命令,我相信他们两人不会为任何人付出自己的情操。他们根本就不曾有过什么爱情,根本就不知道还有真诚和爱。他们对自己的孩子有些许爱心,那仅仅是所有动物都具有的一点本能。

2010年10月1日,我们同魏京生合作,又在华盛顿国会山办了几天“墙倒众人推”画展。展览结束后,那些大型雕塑作品都存放在我家的车库里。

四、黑白警察,颠倒黑白!

自从严文明离开纽约后,郭盈华每天都想尽各种办法让我停办画展。使劲各种手段,隔两天就会跟我大吵大闹,让我将那些雕塑作品处理掉。

2009年11月5日夜里,我下班回家已经快夜里十点了。郭盈华已经带着孩子上床睡觉了。我一进卧室,她就跟我说一位画家给我打电话,她让我立即回话,将雕塑作品给送回去。

为了不打扰她休息,我拿起电话到室外去给画家老严打电话。那个电话在卧室也有分机,我相信郭盈华在偷听我的电话。半小时后,我回到房内,并没有上到楼上的卧室,而是来到我在一楼的书房,准备查一下电子邮件,特别是要跟那些画家联系一下。

还没等我打开电脑,就听得一阵急促的跑步声,我一回头,郭盈华已经穿着睡衣冲进我书房。她二话不说,上来就对我又抓又挠又脚踢。我设法向门外走,可她堵在门口,依旧对我施暴,口里还大声喊:“你敢打我么?你敢打我吗?”。我一句话没说。我已经习惯她这样了。只是这一次她太发飙了。我只好从她身边挤出一条缝冲出书房。她在我身后揪住我衣服,依旧乱抓我的脸。这时听到她大喊:“你马上打电话找律师,我们现在就离婚。”

我立即说:“好,我现在就给律师打电话。”郭盈华已经气喘吁吁,她打累了,就坐到客厅沙发上休息,又开始大骂“操你妈”,“傻逼”,等等。

趁她在休息,我紧走几步,来到厨房,就抓起电话。我拨通了911报警电话。是一个女警官接电话。我报告说我这里发生暴力,请警察来救助,随后报告了地址。

郭盈华发现我打911,立即冲过来,从我手里抢过电话,对着电话说:“He slapped me! He slapped me!"(他扇我耳光!他扇我耳光!)说完,也不等警察问话,郭盈华就挂断电话,匆匆地跑上楼。

她终于停止这场暴力袭击了。我原以为她今天完全失控,非得打出人命来,这才打了911. 现在看她居然这么快就控制了情绪。我感到或许她没病。

我坐在楼下大约等了有半小时,警察就到了。我打开门,进来一黑一白两个警察。警察先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情。我给他们看我被抓伤的脸。我脸上已经有几处被抓出血。

这时,郭盈华抱着孩子从楼上走下来。她还在楼梯上就对警察说:“是他扇我耳光!”。这时,两个警察都围到了郭盈华身边。“看我脸上,”郭盈华指着自己的脸说,“这是他扇我耳光扇红的。”郭盈华接着又对警察说我半夜给我过去的女朋友打电话,等等。


我见她脸上一边有一块圆圆的象乒乓球那样大小的微红,非常对称,但不肿。我有些吃惊。但还是随她说吧。我本来就是让警察来制止她打人的,她现在停止暴力了,想说什么就随她胡说吧。毕竟,我脸上的伤是出血了,她如果能自己扇自己几个耳光,也算是惩罚了。我不去跟她争辩。我相信,她脸上的红斑,绝对不是打的,更有可能是染红的。

这时,那个黑警察问我们:“你们两个都说被对方打了,那么你们是谁先报警的?”

郭盈华立即抢着说,是她先报警。我跟警察说是我先报警,然后她又将电话抢过去了。

“你们两个肯定有一个人在撒谎。”黑警察不无得意地说,“你们的电话在哪里?是用哪个电话报警的?”

我指着厨房里的电话说就是那部电话。黑警察立即走过去,拿起电话,对我们大声说:“我们马上就知道你们两个是谁在撒谎!”他说完,便拨通911报警电话,并将电话座机的喇叭打开。很快,听到了女警察的声音。黑警察问刚才是谁先报警的。电话里传出女警察的声音:“是男的先报警,后来女的也讲话了。”


听到这样的回答,那个黑警察的得意表情立即烟飞云散,很是尴尬了一会儿。这时,黑警察拉着白警察走进书房低声讨论了一会儿。黑警察让我跟他进到书房。他低声对我说:“我们得带走你们两个中的一个。你给我们一个选择,我们带走你,还是带走她?你们还有一个孩子,是你在家带孩子,还是让妈妈带孩子?”

我跟黑警察说,“我打电话让你们来,仅仅是让你们制止这里的暴力。现在已经停止了,我不需要你们的帮助了。”

“那不行,我们必须得带走你们两个中的一个。”

我以为警察就是将我们分开一会儿,让我们都冷静一下,于是就跟警察说:“那就带走我吧。”

我想这是我应该做的,应该是个男人。可是,我后来终于发现,那是我一生中犯过的最大错误。这一句话,几乎给她机会置我于死地。

我随后就被送到警察局,然后被转到监狱。那时大概是11月6日早晨2时。 上面的图片是当天夜里警察的报告。上面还记述了我被打伤的过程。可后来法官开出的隔离令上,就全都是我打人,她被我打的话了。

从此,她打我,就变成了我打她。不仅我因此坐牢,而且以后她随便什么时候高兴,都可以向警察诬告我,而且要以2009年11月6日我被逮捕作为我的犯罪记录。从那天以后,郭盈华就是这样不断地用这种方式去控告我,使我陷入无休无止的法庭诉讼。

2009年11月6日,我被关进新泽西当地的一个监狱。照相登记后,我被送进一个单人牢房。我要求给我的朋友郑先生和曹先生打电话,让他们来监狱保我出去。牢房里的空调温度极低,令我无法入睡。好不容易等到了早上天亮,给我送进一份三明治早餐。随后不久,郑先生和曹先生就到了,交了保释金,我就同他们一道去了纽约,我到公司上班时晚了两个小时。

我住在了纽约法拉盛。在此期间,郭盈华几次打电话让我回家。还说如果我不回去,她就会告我遗弃罪。我说等到开庭再说。

大概一周后,法庭开庭,我跟郭盈华都到了法庭。在法庭上,郭盈华跟法官说让我回家。法官很是吃惊,问郭盈华是否害怕我。她说不怕。她当然不怕,怕的应该是我。

这是我第一次在美国出庭。我还以为法官会问我事件发生经过。但法官什么都不问我,也不准我说话。最后,法官将给我们开的隔离令取消,准许我回家同郭盈华一道生活。

此后,我便又回到家里,我跟郭盈华又重新开始生活。此后,我们每个月都要到法庭去审理我们这个案子。每次去法庭之前,郭盈华都会跟我说,只要我在法庭上不说话,她就会撤诉,就什么事都没有了。但是,每次开庭前,我都会听到郭盈华跟检察官嚷着要求把我抓起来判刑。法官问过检察官意见后,通常就是说再给我们一个月时间,给出下次开庭时间。

我只当作郭盈华是有产后抑郁症。我几次跟她商量去看看医生,都被她回绝。我上网查资料,了解到产后抑郁症通常会在一个月内自动恢复。我就开始计算日子,希望孩子能早些过周岁生日。我也发现,自从我报警后,郭盈华动手打人的力度和次数明显减少了,至少是在我能够承受的范围内。我想也许她的产后抑郁症到了晚期吧,应该还是有希望的。

我说服她尽快将她妈妈接来,以便帮我们带孩子。但我更希望她妈妈来后,能够让她少些压力,少骂人。我找了我在北京的朋友陪同她妈妈去到使馆办签证。买飞机票时,郭盈华一定要我在国内找人去付人民币。我说我们可以付美元。但不知道为什么,她一定要我找亲友去借人民币支付。我只好让我堂兄付了机票钱。等到后来我才知道,她完全是为了将我的钱省下来,好让她能够从我这里掠走更多的钱财。

她妈妈刘忠玉是湖南省澧县人,毕业于澧县农业技校,家住澧县丹阳街,是街道办事处退休人员。郭盈华还有一个姐姐在上海。其他还有什么人,我就不知道了。她一说起他父亲时,经常是恨得咬牙切齿。我也不去多问。

2010年11月底,郭盈华的妈妈刘忠玉终于来了。她妈妈来了以后,每当郭盈华动手动脚打我时,她妈妈总能劝说几句,使得郭盈华通常就是冷不防踢我一脚。我问她妈妈是否看到郭盈华打我,她妈妈总会说那不叫打,叫爱。

她妈来之后,郭盈华每个周末都要带她妈妈去教堂或是练习瑜伽。另有一天就是让我带她妈妈去买菜,或是带到有老人的朋友家去会会朋友,也带她去中文学校。

大概是2010年4月初,郭盈华出国一周。在此期间,我每天回来跟她妈妈要我的信。她妈妈一口咬定说没有信。我知道她将所有的信都藏起来了,不给我看。我跟她说不给我信看,可不要影响付账单。她妈妈死活都不把信给我。我也不觉得我有什么重要信件,也就作罢。

为了让她妈妈开心,我经常带她妈妈去参加聚会。4月底,我约好了带全家去一位在纽约皇后区的朋友家参加聚会。郭盈华因为有会议,没能去成。没去参加这次聚会,对郭盈华来说,是她犯下的最大错误,让她终生懊悔不及。

那家人也是湖南人。两家老太太谈得很开心。后来两位老太太似乎就开始比起女儿来了。郭盈华的老妈越比越激动,后来就大声说:“我女儿在国内是上海第二军医大学毕业,毕业后是军官,有军衔,在宣传部工作。”听她妈妈这样一说,那家老太太哑口无言。当然,她们无法拿出比这更强的指标了。我当时不在。等我去了,那家老太太几次问我是否知道我太太是军官,令我目瞪口呆。

此后的几天,我每天回到家里,就见刘忠玉一个人关在屋里哭,没烧饭,也不带孩子。郭盈华就会跟我说:“老巫婆又罢工了,该死的老混蛋,送她回老家去。”

我去劝老太太。老太太哭得更伤心。跟我说她无论如何也受不了女儿的打骂,无论如何让我给她买机票回家。我哪里能作她们这两位太上皇的主。只好好言相劝。我知道又是郭盈华骂她老妈了,甚至是动手了。我就让郭盈华去给她妈妈道歉。郭盈华就开始冲我大骂。我就想,骂我没事,只要别将她妈妈气出病来就行。

此后,郭盈华就开始闹着要搬出去,一定要搬出去。有时说是上班太远,有时又说去住给受迫害母亲住的庇护中心。我开始帮她找房子,建议她搬到纽约去住。

过了很久,我才知道她的这次发作是因为她妈妈对人说她是军官!可我当时一直不认为这是一个什么了不起的问题。是军官又能怎样?可郭盈华从此就像一个恶老虎一样,每天跟我大吵大闹。

2010年5月底,我开始帮她找房子,希望她能早些搬出去。我们终于在皇后区找到一处让她满意的房子。签合同时,她一定要出去吃饭,让我一个人签房契。我坚持让她也将名字写上。她坚决不同意,要写我一个人的名字。我这时已经预感到她住进去没几天就会搬出去,再逼我给她另外租房子。我跟她讲,如果她过几天嫌弃这个房子,我可不会再给她另外再租了。她在电话里就跟我大骂起来。租房契约签了,她要求从7月1日开始搬进去。

五、只有你想象不到的邪恶,没有共匪做不到的邪恶!

自从2009年11月6日郭盈华对我暴力袭击,我报警后,我和郭盈华就得每个月去一次法庭接受法官问话审理。每次,开庭时,她都是要求检察官将我抓进监狱。

2010年6月2日,又是我们的开庭日。我请假提前下班,晚上5:30 准时到庭,并开始在窗口排队。半小时后,郭盈华开车带着孩子,她妈妈刘忠玉,赵岩的女朋友刘志一道来到法庭。

郭盈华一见到我,就当着众多等候开庭的人跟我大吼大叫:“你为什么不喊妈妈?”

郭盈华给我立了规矩,我每次见到她妈妈,都得大声喊几声“妈妈”,否则,她就会借机发难。但这次是在法庭,我是被告,我不能跟她说话,甚至是不能看她,只要我跟她讲话,她就可报警抓我。见我不看她,她就更大声跟我喊叫,让我喊妈妈。我一直不说话,也不看她。

郭盈华立即对刘志说:“你看看他还有一点家教没有?见了妈妈都不喊妈妈,他不是个畜生吗?”

刘志见郭盈华凶猛,立即劝我,让我赶快喊几声妈妈。我对刘志解释说:“这是法庭,按规定我不能同她们讲话”。

郭盈华的妈妈刘忠玉立即在一旁风言风语地说:“我又不是来要饭的,他喊我妈妈,我是妈妈。不喊我妈妈,我也是妈妈。还给我脸子看,我才不稀罕看哪。”

郭盈华跟老太婆是串通好了要来找茬。老太婆不懂法庭的规矩,我也不跟她多罗嗦,更不看他们。

开始轮到我们跟检察官谈话。跟每次一样,检察官先叫郭盈华进到检察官办公室谈话,然后再叫我进去。以前的几次,检察官跟我谈话时只是跟我说,如果女人再跟你发脾气,你就出到外面去散散步,遛遛狗。他还几次给我一个解决家庭暴力的社会机构联系名单,上面有心理咨询、法律咨询、及精神科医生。每次我拿到后,都被郭盈华要过去,不让我打电话。这一次,检察官在里面同郭盈华谈的时间比较长。我突然看到检察官将门打开,让我进去听他们的对话。

“You should arrest him and put him into prison!" (你应该将他逮捕并送进监狱!”)郭盈华对检察官大吼。

“No, I can't! You need provide more evidence!" (“不,我不能!你应该提供更多的证据!”)检察官也大声对郭盈华吼叫。

”He is a criminal! He was in jail when he was in China."("他是罪犯!他在中国时就被判刑了。”)郭盈华继续吼叫。

“So what? You said there had been no violences since the first time you came to the court. How can I arrest him without any further evidence? The case has been 7 months old, there is no reason to keep the case. It is time to drop it."("这个案子已经7个月了。你说在这七个月当中他没有打过你,我如何能逮捕他?没有任何理由再继续拖延这个案子。现在是撤诉的时候了。”)检察官大声吼。

“If you don't arrest him today, I will not show up at the court."(如果你今天不逮捕他,我就不出庭。)郭盈华威胁说。

”That is fine. Then I will drop it anyway."(好啊。那我就撤销这个起诉。)检察官微笑着说。

说完,检察官对我说:“You see, it is not me who wants to keep this case."(你看,这不是我要坚持起诉你。)

他又问我是否给那些个咨询机构打过电话,我告诉检察官是郭盈华不许打电话。郭盈华立即站起来对我吼叫:“He lied again! He is a liar!" (他说谎,他一贯说谎!)

检察官对我们两个人说,“你们应该知道你们的根本问题不是法律问题,不是法庭能够解决的。你们应该去找咨询机构,找医生,找律师,看看你们这个家庭到底发生了什么问题。然后决定是否继续这个家庭。”说完,检察官就让我们出去。临走,我跟检察官要了一份那个咨询机构名单,我告诉检察官,我明天就会给这些机构逐个打电话,我会设法自己解决我们的问题。

郭盈华跟检察官争吵后,已经气得脸发红。我们一道走出检察官办公室。

郭盈华看到她妈妈抱着孩子在门口,立即对我吼叫:“你别站在那里不长眼睛,给孩子换尿布去。”我马上接过孩子就到洗手间去换尿布。等我包着孩子出来,郭盈华和她妈妈还有刘志已经坐在了法庭门外的一个长椅子上,听到郭盈华和她妈妈正在大声争吵。我就抱着孩子走到她们面前。

“你们两个都听我说,”郭的妈妈大声说,“你们两个都撤诉,从今往后回家好好过日子。”

“妈妈,我完全赞同你的意见!”我对她妈妈说,“可你要问你女儿是否愿意。”

“他想的倒容易!不能就这么便宜了他。”郭盈华说这话时嘴都歪了。

“那你还要怎么样啊?”听我这样说。郭盈华蹭地一下站立起来。我立即抱着孩子向后退两步。

刘志和刘忠玉立即站起来将郭盈华抱住,将她强行按在椅子上坐下。“可别伤了孩子。”刘志还反反复复跟郭盈华说。

郭盈华见我站在一边笑着看她,她立即手指着我大声嚷:“你看看他,他还在笑,她就是个大恶棍,他笑得像个流氓!”

“妈妈,”我站在远处对她妈妈说,“很对不起让你也牵连进来。现在,刚刚给你递交了政治庇护申请,很快就要到移民局面试了。郭盈华的绿卡再有几个月就可以转成正式绿卡了。这些都需要我去给你们作证。将我打进监狱,我就没资格给你们作证了。我们不妨安安静静地度过几个月,我将你们的身份都办完,我们就去办离婚手续。”

“啊,你个流氓,”郭盈华蹭地一下又站了起来,直奔我冲来。刘志和刘忠玉立即将郭盈华紧紧抱住不放。“你敢用绿卡来威胁我们?看我不整死你。”她拼命挣扎着,试图挣脱开。刘志和刘忠玉从两侧将她死死抱住。见到这里发生争斗,许多等待开庭的人都过来围观。

“你们放开我,放开我!”郭盈华大声吼叫着。我向远处又退了几步,刘志和刘忠玉就稍稍放松了郭盈华。郭盈华立即向警察局冲去。在郭盈华刚刚打开门的时候,刘志和刘忠玉也追上她,又将她死死抱住。她们三个人就在那里有拉有拽有挣脱,在旁观者看来,就像是三个妇女在警察局门口公然打斗。刘志一边抓住郭盈华,还一边对我大喊,让我过去帮她们把郭盈华拖回来。我只是抱着孩子站在一边没有动。也幸亏我没有过去帮忙,否则,那天就会当庭将我关进监狱。

人越聚越多。几个警察立即跑过来制止打斗,随即警察将郭盈华带进了警察局。我想,这下这个郭盈华没准要被关上一天了。我在琢磨如何将她保释出来。

十分钟后,一个叫卡利的警察出来跟我谈话。他手拿手铐,要给我戴手铐。见我抱着孩子,他就没给我戴手铐。没等警察问我,我便告诉警察说她们三个女人都是我们一起的,是一家人,不是打斗,希望他们立即放了郭盈华。

可是卡利对我说的话并不感兴趣。他只是反复问我,是否打了郭盈华,是否骂了郭盈华。我告诉他,我在这期间都一直抱着孩子,如果我不抱孩子,我会去将郭盈华拖住,不让她冲击警察局。我设法为郭盈华辩解。

“你真的没有拉她吗?没有对她喊叫?”卡利反复问了我不下四遍。

“真的对不起,我一直在抱孩子,没法拦住他。”我一直以为是卡利埋怨我,怎么能让自己的太太冲击警察局。

卡利似乎不信我的话,又问了几个正在围观的人。他确认我是一直都在抱着孩子后,他就走进警察局。几分钟后,卡利又走出来,这次他没有拿手铐,而是拿着本和笔。

“今天我会写出警察报告,证明你没有打你的太太。也不会抓你。”卡利一边说一边记录。

“啊,为什么要抓我呀?”我非常吃惊。

“你的太太说你打了她,要杀她,所以他才冲进警察局向警察求救。”卡利跟我说。

“怎么会是这样?”我非常震惊。那时,我只是认为郭盈华耍小孩子脾气,以这种方式威胁恐吓我,让我屈从。
“你不用担心,我会跟其他警官去解释,今天不会抓你。”卡利安慰我,最后,他反复跟我说了几遍:“我给你一个作为男人给另一个男人的忠告:一定要尽快离开她,至少今天晚上不要回家。”(As a man to a man's advice, you need to leave her as soon as possible. At least, don't go home tonight.)

我很感谢卡利给我的忠告。但是,我当时并未理解他忠告中的前半部分,还以为那也就是让我跟郭盈华分开几天,让她冷静冷静。一年后,当我找来当晚卡利写的警察报告后,我才知道,他的忠告是让我马上而且是永远离开这个邪恶女人。因为他亲眼看到那个女人在警察局里对其他警察是如何撒谎。看看右边列出的当晚由卡利和另一名警官写的警察报告,就不难发现,那天是警官卡利,将我从监狱里解救了出来。

正如图中的警察报告中所描写的,警察马克和卡利先是发现了几个妇女在打斗,于是出来制止,让她们放开郭盈华。然后就是郭盈华说我如何威胁她,恐吓她,要杀她。很感激卡利警官那天没有直接给我戴上手铐抓起来。如果那天没有卡利跟我谈话,警察报告中就不会出现那段关于几个妇女在斗殴的描述,却会更多地出现郭盈华描述我是如何打她的,并且会写出郭盈华脸上被打肿。如果没有卡利的坚持,我那天就会被戴上手铐,送进监狱了。当然,我更感谢我的女儿,如果那天不是她在我怀里,卡利无论如何都不会相信我的话,甚至根本就不会对我问话,就直接将我铐起来,送到法庭上,然后就被当成现行罪犯送进监狱了。

我很长时间都没有看到那份警察报告。直到2011年3月,我跟我的律师讲到卡利警官对我问话的事件时,律师让我去找卡利,我才要到这份警察报告。当时警官卡利跟我说郭盈华说我打了她,还要杀她,我一直都不相信卡利的话,不认为郭盈华会这样跟警察撒谎。见到这份警察报告后,我才终于相信了。

大概是晚上7点左右,郭盈华从警察局里走了出来。她走过我身边时对我大吼一声:“你去死吧!你个王八蛋!”随后,她就对她妈妈和刘志说,“走,跟我回家!”说完,便扬长而去。刘志问我该怎么办,我让她抱上孩子,跟郭盈华先回家。

我进入法庭,等到9点多时,终于轮到审理我了。法官问我为何我太太不出庭,我说她来了,又走了。接着法官问检察官意见。检察官说,“这个案子已经7个月了,按理是不能再拖下去了,我原本是打算撤诉的。但是,现在又出现了新的证据,证明被告在法庭门口袭击被害人,所以,不能撤诉。”

法官给我发出严厉警告,说如果再发生这样的事情,就一定将我关进监狱。最后,法官给作出的决定又是跟以往一样,一个月后再开庭。

从这天的审理中,可以想像,郭盈华就是用这样的方式,将一个本来是她是暴力袭击者我是被害者的案子,黑口白牙地硬说成她是被害人,我是暴力侵犯者,而且能够一直让这个案子久拖不决,越来越对我不利。在此期间,她不断地寻找机会,激怒我去攻击她,我只要有一次暴力行为,我就一定被郭盈华送进监狱。可惜,无论她怎样攻击我,怎样辱骂我,我从来都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我能够这样做,不是出于我害怕她,而完全是因为我可怜她,可怜她发病发疯到歇斯底里的程度。也不是因为我爱她,而完全是因为我从内心鄙视她。一个受过如此良好教育的女人,怎么会这样卑鄙无耻下流哪!我曾为此困惑很久。最后我终于明白,那完全因为她是共产党,是共产党训练出的一条疯狗,是专门来咬人的。

正如高智晟说过的名言:有你想象不到的邪恶,没有共产党做不到的邪恶!

六、连环套陷阱





2010年6月4日,郭盈华向新泽西县法院递交申请,获得针对我的保护令。


2010年7月29日,郭盈华向纽约皇后区法院递交申请,对我进行控告。




1 comment:

  1. 二十一世纪刘姓将发扬光大。文韬(文)者有刘晓波老师、刘刚老师、刘晓原大律师、刘延东十八大唯一女性常委;武略者(刀)有刘源、刘晓江、刘成军、刘亚洲将军。
      刘晓江、刘成军、刘亚洲将军同样具有2014问鼎军委主席(政治局委员)的可能,只是人民军队人民养,军委主席候选人也需“为人民服务”。如果刘晓江、刘成军、刘亚洲将军能拉一名贪腐上将下马,甚至是现役或退役的军委委员下马,i(何健)想他们也很可能当上军委主席。
      今年明年大谈特谈军队国家化的人大多是别有用心的阴谋家,后年(2014)军队国家化将成为胡温政改的攻坚战。刘源、刘晓江、刘成军、刘亚洲将是2014军委主席的热门人选,2014胡锦涛主席将主导军队国家化,下一位军委主席姓刘的可能性>75%

    源自《何健语录》之语录主何健的语录,欢迎转载,谢谢支持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