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ne 27, 2011

反超限战:美国警察陆警官给中共女军官效尽犬马之劳

女共军郭某不知使用什么方式让几个美国警察为她效力。按美国法律,警察为女共军所做的这些事情都是违反正常的法律程序的。这里我揭露女军官利用美国警察对我进行骚扰和迫害的卑鄙手段。

注意,我在本文中经常用女军官来代替那位共产党给我派来的卧底,这主要是因为我实在不愿意在电脑上打出女军官的名和姓,我一看到那几个字就会感到有一条毒蛇在我身上盘来绕去,同时也是为了防止女军官来控告我。她最害怕别人知道她是中共军官,如果她去告我,就得让人看到我写的是中共军官的事情,就得让人问起她是否是中共军官,这是她不愿意见到的,是她的软肋,我就揪住她的软肋不放,看她如何告我。

2009年11月6日,女军官无故对我大发淫威,将我的脸抓破,多处流血。无奈,我打电话报警。警察到我家后,先看到我的脸上伤痕累累。这时女军官从楼上下来,给警察看她脸上左右两块红印,说是被我扇耳光。我敢发誓,我从来就不曾打过她,打这样的一个女人,我真是嫌脏了我,我还敢发誓,那肯定也不是她自己打的,而一定是她自己染红的。如果让她因为我,而自打耳光,那她一定是认为她的最大耻辱,一定认为她愧对她的超限战老师,愧对她的总参领导。

随后,警察将我关进监狱。此案我在下面的链接中有详细描述。“卧槽女共军系列【1—5】:看女共军如何诬告” 四、黑白警察,颠倒黑白!

女军官就此案拖了我一年半,直到2011年6月撤诉。但此后,女军官就将此事作为我的犯罪记录来制造其它诬告案。右图显示这个在后续的案件中,女军官都会首先列出我是罪犯,是强奸犯。


右图显示纽约警察给我送达民事传票。那是2010年8月20日,我公司的安检负责人将我叫到安检官办公室,有两位警察在那里等候。那两个警察确认了我身份后,就将一个民事诉状送交给我。其中一个警官签字证明送达。我当即提出这是民事诉状,不能由警察送达,这不是警察的责任。你们为什么帮助送达民事传票?那两个警察只是跟我说他们公事公办,有人让他们送,他们就给送。并说他们来我公司并没有声张,不想给我造成恶劣影响,不会影响我的工作。似乎我应该感谢他们。那个传票是让我在8月26日到庭,接受法庭调查。

我一见时间紧迫,也就不跟他们争论。立即签了字,接过诉状。随即我请假,来到法庭,向法庭反诉女军官。

在女军官的诉状里,她指控我跟踪她到她的住处,说我身穿粉红色衣服,跟踪到她的家门口,她立即跑回房间,用所有的重家具顶住房门,才没有受到伤害。还说在她抱孩子的时候,我用开水烫她。更有甚者,她说在2009年9月到12月间,我强奸她五次。还有,她说我在网上发表文章,透露了她的私人隐私。

这一切都是无中生有。第一,我根本就不曾跟踪过她。我相信这一点她无法向法庭证明。

第二,她说我用开水烫她,是她受伤。那么她当时抱着的孩子就不曾受伤么?为什么她以前不曾报告?以前的一个从2009年11月6日开始的家暴案,检察官一再让她出示新的证据,她从来都不曾提出过用开水烫她,怎么现在就说出来了?

第三,事实上,我们结婚后不久,自从她发现环孕,大概是从2008年4月开始,我们就不再一个房间住。我连她的手都不曾碰过,见了她我就感到毛骨悚然。她妈妈还多次劝我们要同一个房间,但我们从来不曾在一起住过。她居然指控我强奸她5次!我真不知道他那五次到底是跟什么人发生了性关系,或许是猪狗动物,但绝不是我。

第四,我确实发表了几篇文章,揭露女共军是共军军官,并对我进行婚姻诈骗。

而我对她的反诉则理由充分。我主要是诉她在过去一段时间里几次给我发Email,要卖掉我在新泽西的房子,还要将我的房子出租。另外,她拒不遵守我们在上一次妥协书里的协议,私自搬走我的所有家具,拒不按照协议归还我放在她目前租住的房子的押金。

法庭也接受了我的诉状。

按要求,这些诉状必须得由原告人找亲友或送信公司送达,可女军官竟能找到两位纽约警察帮助她送达。

这个案子经过几轮法庭审理后,法官在2010年9月9日作出最后判决,结果是法官根据我将我给FBI的报告发到网上,那期中有女共军的社安号,这是属于私人信息,据此给我发了一个隔离令,禁止我跟女军官有任何接触,不能通信,不能打电话,不能发电邮。女军官还要求法官让我将我的发在网上的文章全部删除。法官拒绝了她的无理要求,说发表文章是每个公民受宪法保护的言论自由权利。如果她认为我的文章侵犯了她的权利,她可以去控告我诽谤罪,但法官同时告诉女军官,她必须得确认我所讲的不是事实,而且是故意,她才可以去告我诽谤。

我对这个判决结果也无所谓,反正我是坚决不想在见到这个女军官,发一百个隔离令,我也不在乎。但我收获最大的是,在9月9日,女军官在最后陈述中,居然自己讲出她是中国上海第二军医大学毕业,是军官。她讲这些话时,立即被法官制止,说是跟本案无关。但她还是继续讲。

女军官之所以讲这些话,是她担心移民局会追究她向移民局撒谎,因为她在入境美国及在申请绿卡时,都没有如实填写她的中共党员身份,更没有填报她是中国军官,及军校毕业。这些都属于严重欺诈,一旦被移民局查出来,是要被逮捕坐牢的。女军官将这一切责任都说成是我给她造的假,说给她办理绿卡的李进进律师是我的朋友,所有表格都是李进进填写的,因此应该由我和李进进承担一切责任。由此可见这女军官女共军是多么无耻无赖。我和李进进如何能知道她是否是军官党员哪?

此后,我跟女军官又大概没星期去一次法庭,讨论孩子的抚养问题,最后让我每个月给她拿近一千美元。我按时提供,刚开始法官让我每两周给女军官寄一张支票。我按时寄支票。但最后法庭竟说我没有给女军官寄支票,要加倍处罚我。女军官一方面说我没有给寄支票,另一方面又说我给她寄信,违反了隔离令。后来,我只好让公司每个月从我的工资单里直接转账给她。这个女军官,简直是无耻到极点。有人问我为何不去告她。可我实在不愿意跟这样一个女军官纠缠
2010年9月,我就共军派遣女军官潜入美国进行超限战一事,向纽约的联邦法院提起诉讼,控告共军头子胡锦涛、梁光烈、李继耐,当然第一被告是女军官。我试图到警察局,让那几个曾帮助女军官送达民事诉状的美国警察代我送达诉状。可是,警察局接待室的警察一看是民事诉状,根本就不跟我谈,说他们不会去送达民事传票。可见那几个经常给女军官送达民事诉状的警察必定是受到女共军的什么妖法或是贿赂了,不然怎么就给她一个人热情服务,而不给其他人服务哪?

9月21日,温家宝来纽约访问,我同杨建利等人在温家宝入住的旅馆抗议。抗议结束后,我让杨建利和曾大军等人代我去给女军官送达传票。女军官就职的美国公司刚好就在那附近。杨建利等人走进制造伟哥的辉瑞公司,我在楼外面等候。一会儿杨建利给我打电话说这里没有女军官(中文名字),让我进去跟收发室的人谈,我进去就告知前台的安检人员,女军官还有一个英文名字。随即安检接通了女军官的电话,说是楼下有杨建利要见她,女军官说不见。我们于是就出来了。

2010年10月8日陆,警官的同事瓦兹尼阿克给我打电话,说女军官控告我违反了隔离令,要我去警察局。我立即找律师,谈了几个律师,最后找到律师马克做我的代理律师。

10月9日是周末,马克和我一道去警察局。上图就是那天去警察局后的一个记录。

记得那天正好宣布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奖。我到了警察局后,就有警官瓦兹尼阿克对我问话记录,都是由律师回答。随后给我照相作指纹,然后就给我送进监狱。直到第二天早上开庭,马克将我保释。这是我第二次被女军官送进监狱。直到这时,我才知道,这女军官一定要置我于死地,谁让我不小心知道了她的军官背景了。也都怪她妈妈,谁让她到我的朋友家乱说她的女儿是军校毕业,在中国一直是军官,直到出国。该死的老太婆,害得她自己女儿这一辈子都得当鬼当老鼠在地沟里生活了。

此后,我跟我的律师差不多每月去一次法庭。一开庭,检察官就是问我是否认罪,我们当然不认罪,认罪就要判刑,那还花钱找律师干什么。于是,就休庭,给出下次开庭时间。右图是我们前几次的开庭时间。

请几次开庭,检察官坚持说我有犯罪记录,我一直以为是指我在中国因8964坐牢的事。因为女军官已经在前几次开庭中据此指控我是刑事犯,而且还在监狱中打警察。我的律师费了很长时间才查出来,他们指控我的犯罪记录,是一个美国强奸犯的记录。请上面的一张有美国强奸犯的那个图片。那是我吗?我目瞪口呆,心想,看美国法庭的这场诬告闹剧如何收场。

可是,美国法庭就是这么荒唐。他们根本就不想收场。反正法官每天在这里审讯判案,那就是他们的工作。只要拖下去,那就不会有错案。法官一直不审不判,理由是检察官没有提供我违反的“隔离保护令”。这警察就是以我违反隔离保护令来抓我的,可他们抓我时并没有看到隔离保护令,直到此案在5月3日撤诉,也一直都没有向法庭提供我所违反的隔离保护令。多么荒唐!

更荒唐的是,女军官向法庭出示我违反隔离保护令的主要证据是我给她发送的一个电子邮件。知道昨天,我跟我的那个有些天真幼稚的马克律师打电话,他才告诉我有这样一个电子邮件是主要证据,而这个邮件,我的律师马克查出来是从中国发来的,不可能是我发的。马克一直不愿意我去说出女军官的中共军官背景的事情。所以,他一直都不肯告诉我这个邮件是女军官指控我的主要证据。马克是好心,她希望这个案子结束后就永远结束女军官对我的骚扰。他给我的忠告是就当作这个世界上根本就不曾存在女军官这个女人。当作她不曾生出来,或者当她早就死了。要躲她躲得远远的。可马克哪里知道,我躲得起吗?看看上面那几个诬告案件,那女军官能让我有一天不背上官司吗?那她也就白吃共产党那二十多年军饷了!她能饶得了我,那共产党能饶得了她吗?

美国人的脑袋就是天真。可以理解,他们从来没有见识过共产党是多么无耻,是多么无赖。看到美国法庭的法官如此判案,看到美国警察如此帮助共军,我就从内心里希望中国多培养一些女军官,将她们都送到美国来,让她们都跟美国警察美国法官睡觉生孩子,让这些女军官都成为莱温斯基,将美国的所有总统和议员们都睡了,那时,他们就知道共军超限战的厉害了。看了我身边这位女军官,我真的感觉中共能用一千个这样的女军官就能将美国拿下。因为女共军一个礼拜就能征服一个伯恩斯坦,而伯恩斯坦能帮女军官征服半个纽约。那这女军官如果不暴露,有伯恩斯坦带路,再有个三年五年,还不征服几个美国总统啊!

面对中国发起的如此强大的超限战,我真的感觉美国是如此脆弱,不堪一击。那就象世贸中心的双塔一样,在两个波音飞机面前就会轰然倒塌。

2011年5月3日,女军官伙同美国警察对进行诬告的案件,经过7个月的长期拖延后,实在是没有任何理由拖延下去了,但若开庭审理却没有什么证据,检查官只好撤诉。这比中国重庆法官审理李庄余罪的案件还要荒唐。之所以这么荒唐,那就是因为制造出这种案件的是中国共产党和他们的超限战先锋队!有他们在,没有什么荒唐的事情是不能够被制造出来的。

至此,我才发现,共产党,乔良的书《超限战》,以及中国耗巨资培养的那些超限战燕子们,将会使这个世界不得安宁,甚至是毁灭这个世界。我发誓,将来我一定要控告乔良这个畜生。他怎么就培养了这么一群不知廉耻的畜生。如果我遇到乔良,我一定会象杨佳那样,或象二王那样处理这个畜生。他是超限战的罪魁祸首。当然,如果没有胡锦涛的支持,乔良那畜生也搞不出这么多花样来。
那个无厘头案子又终于撤诉了。我想我该喘口气,好好策划中国的茉莉花革命了。我邀请墨镜哥来我家,我们一道制作了20多个视频,这些视频通过各种方式在中国的年轻人中传播。但是,很快,墨镜哥在2011年6月2日竟从我家失踪了,我相信他是被他的身为国安伯伯和堂姐给骗走了。走后,墨镜哥上传到youtube上的20多个视频也立即从网上消失了,偶尔见墨镜哥在网上发布一句“我再也不胡说八道了!”“再也不谈论政治了!”我知道,这绝不是墨镜哥能够讲出来的话。这反倒是象某个人在酷刑下的求饶!

在接着,从6月6日开始,就有美国警察陆警官不断给我打骚扰电话。关于陆警官的故事,请见:

美国也会被喝茶:华裔美国警察陆警官约我喝茶纪实

感谢我的律师助理,是他保护了我不被这个陆警官陷害进入牢房,也是他使得这个陆警官终于浮出台面,露出狐狸尾巴。这时,我在回头去看2010年8月20日警察给我送民事诉状,和2010年10月9日我被逮捕,以及这一次接连不断的威胁恐吓,居然都来自那一个警察局,这幕后的黑手一定是陆警官。从我跟陆警官的几次电话谈话来看,跟其他的美国警察完全不同,陆警官是处处帮着共产党说话,对我的过去十分了解,担却故作不知。他一定有来头。我会同他到法庭对峙。

下面的几个图片,是我的律师马克对法庭指控的质疑。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