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ne 30, 2011

共党,五毛,特务,间谍,和共军

“你说她是间谍?”我的律师听我讲了女共军的故事后,睁大了眼睛问我。

“不,我没有说她是间谍,”我耐心地纠正她,“我说她是中共军官!”

“那还不是一回事!”我的律师很武断地说。

“不,这是完全不同的两回事!”我也更加肯定地说。

“间谍和军官,军官和间谍。这到底有什么不同?间谍就是军官,军官就是间谍。我看不出来有什么不同。”律师依旧固执己见。
(A spy and a military officer, a military officer and a spy. What is the difference?)

“不,还是有不同。应该说,间谍未必就是军官,但一个潜伏到美国的中共军官就必定是间谍。”我对律师继续解释,“首先,证明一个人是间谍,就必须得证明他确实有了间谍行动,要证明他盗窃了机密情报,又将机密情报转让给其它国家。而一个人如果说是中共军官,又掩盖了军官身份潜入美国,这个行动本身就完全证明了他是带有军事使命,来从事间谍行动甚至是战争行动的。即便他还没有从事具体的间谍行动,我们就有足够证据证明他就是间谍,他就是来对美国进行战争和破坏的。其次,一个非军事人员从事间谍行动,那完全可能是为了他本人的个人利益,也许就是为了用情报交换钱财,他可能是个损害了美国利益的人,但他可能随时终止他的间谍行为,他未必就一定是美国的敌人。中国有句话,叫作军人的天职就是服从,而且是必须服从他的上级。一个潜伏到美国的中共军官,他就一定是效忠于中共军队,他就身不由己地必须从事军队所交给他的军事使命。这些军事使命一定是违背美国法律,来对美国进行破坏的,他就一定是美国的敌人。”

“不,美国的法律是要讲证据,要有间谍行动才能指控他是间谍。”律师摇头说。

“那么,如果一个在宾拉登恐怖训练营里经过严格训练的人,潜伏到美国,你认为他是来美国进行深造或工作的吗?难道只有在他再炸了一个世贸中心,才能将他定为恐怖分子吗?同样地,郭盈华隐瞒中共军官身份,到美国求学和工作,那就跟她脱下军装穿上连衣裙一样,不过是她的隐蔽方式,是为了寻找机会,对美国进行更大的破坏。”我这样跟律师解释后,律师不再多说,但还是对我的话存疑。我接着就给她讲起中国的八个样板戏的故事。

相信中国70前出生的人,都会看过中国的样板戏。那是由中国的伟大领袖的最亲密战友江青同志亲自培育的划时代的伟大作品,以至于在60-80 的20多年里,八亿中国人民就只看八个戏,平均每一亿人看一台戏。那几部样板戏,我都看了十几遍,所以也就耳熟能详。那八个样板戏,几乎都离不开阶级斗争,都有特务和间谍。

http://www.56.com/w75/play_album-aid-2143807_vid-MTcyMzA2MDA.html

点击上面链接看《智取威虎山》百鸡宴。
http://www.56.com/u35/v_MTcyMzA2MDA.html

先说《智取威虎山》。那侦察排长杨子荣就是假扮土匪侍马副官胡彪,只身闯入匪穴威虎山,并取得匪首座山雕的信任,被任命为八大金刚之后,为老九。据说目前中共有九常委,也是从老九这里继承来的。杨子荣给共军传出了进山捷径等重要情报。但不巧的是,被共军逮住的土匪情报副官滦平趁乱逃跑,也投奔了威虎山崔旅长座山雕。这滦平滦副官跟侍马副官胡彪同是奶头上许大马棒旧部,是老相识,滦平自然知道杨子荣不是胡彪。更有甚者,杨子荣是亲手逮住滦平的人,还多次审讯滦平,滦平自然知道杨子荣是共军军官。滦平来到威虎山,这杨子荣的身份自然是暴露啦。


但是,《智取威虎山》戏的高潮就是,也是杨子荣英雄就英雄在如何血口喷人,贼喊捉贼,愣是将滦平这个真土匪说成是共军的奸细,将自己这个共军军官说成是真土匪,还愣是让座山雕八大金刚等一干土匪坚决站到杨子荣这一边,三声大笑发出死亡令,还给杨子荣机会亲手宰滦平。

每一想到杨子荣和滦平,我就感到这女共军郭盈华怎么就比杨子荣还英雄哪;我怎么就比滦平还冤哪;而那些美国警察就都比八大金刚还蠢,不遗余力地帮助共军迫害我;那些美国法官就比座山雕还笨,明明是郭盈华已经自己招供了是共军军官,他们还是要保护这个敌对分子,一点阶级斗争敌情意识都没有。真应该让他们学习一下毛选四卷,再看一百遍江青同志的样板戏。

毫无疑问,如果杨子荣承认共军军官,尽管杨子荣还没有伤害任何一个土匪,那座山雕也会毫不犹豫地将杨子荣立即斩首示众。可在美国,既便揭示出郭盈华是共军军官,她依旧能逍遥法外,继续在美国为中国军队获取秘密情报。
http://www.56.com/u60/v_NDAxMTcyMjU.html
点击上面链接看《奇袭白虎团》。

另有一个样板戏叫作《奇袭白虎团》,说的是中国人民志愿军侦查排长杨伟才率领尖刀班,装扮成美军,潜入美军白虎团心脏,一举捣毁白虎团的指挥系统,使得共军轻而易举地端掉美军王牌军白虎团。我相信,所有的中国人都会认为,如果美军发现了尖刀班的某个人是中国军人,美军就应该立即消灭掉这个尖刀班,而不是等到他们打进心脏后再来剿灭他们。可现在的很多网友,明明已经看出郭盈华就是共军派到美国来的另一支尖刀班,但许多人还是想方设法为她辩护,说她是歇斯底里,说湖南女人都是这样的泼妇,还说她生了孩子是母亲,就不会对其他人构成威胁,等等。按照这种逻辑,因为宾拉登妻妾成群,他也不应该是恐怖分子。共产党高官都是大奶二奶三奶,基因遍布中国,人们就不应该揭露中共的邪恶啦。

象郭盈华这种受共军长期训练的女共匪,那是只有你想象不到的邪恶,没有她做不到的邪恶。大家不妨注意女共军今后可能做出的各种令人想象不到的邪恶。

大家都熟悉样板戏《沙家浜》里的“智斗”一场戏,讲的是中共地下党员阿庆嫂如何挑拨得胡传魁胡司令和刁德一刁参谋长内部不合,并利用胡传魁这个大草包作掩护,不断探得“忠义救国军”的军事情报。想到这一段,我就不禁想到那个“人权观察”发起人伯恩斯坦,怎么就那么象胡传魁那个大草包啊,自己在帮助共军女军官,反倒以为自己是在英雄救美。那个中国人权执行主任谭竟嫦,也整个就是个女金刚,只会给共军充当马前卒急先锋。还有那个美国陆警官,他不是共军同伙,那也一定是八大金刚之一。

还有《红灯记》里的叛徒王连举,冒充磨刀师傅的松柏游击队队员,监视李铁梅的掌鞋匠,等等,都是为不同军事机关服务的军官,自然都是军事特务和间谍。至于《沙家浜》里的沙老太,《海港》里的钱守仁,《杜鹃山》里的温其久,都只是出于阶级立场做了一些破坏行动,只能算作是五毛和特务,算不得是间谍。

现在,不仅是美国人,就连我们中国人也经常是将五毛、特务、间谍、共党、共军这些概念混为一谈。其实,共党未必就是五毛,五毛未必就是特务,特务未必就是间谍,间谍也未必就是潜伏的中共军官。但是,这上面的每句话反过来说就大都成立:潜伏军官就是最职业的间谍,间谍就是最专业的特务,特务就是高级五毛,五毛通常都是中共党员!

用一句简单的话给上述概念下个定义:

一个党员那仅仅是表明他是中共这个恶魔魔体的一分子一细胞,但他本人未必就随时随地作恶。

一个五毛是指为了五毛钱就出卖灵魂,专门为中共干着看家护院咬人监视人的勾当。

一个特务是指潜入敌人内部,使用各种手段进行直接破坏的人。

一个间谍则是潜入敌人内部进行获取重要情报,再转送给需要这种情报的其他国家,使得其他国家受益,或者给所在国造成损失。

一个潜伏到其它国家的军官,那就是比以上四者的叠加还要严重,他将受命执行监视,窃听,直接破坏和攻击,窃取情报,对所在国重要人员进行统战腐蚀拉拢乃至绑架谋杀,还要进行各种必要的战争行为。他处在战争第一线,是进行最最卑鄙的战争。

举个例子来说,如果是被派往,杨伟才所率领的尖刀班是特务,而杨子荣从事的就更接近于是间谍。

中共是使用间谍,特别是女间谍的高手。但大家也都知道,使用女间谍和美人计,是最最无耻最最下流,这不仅是伤害女间谍本身,而且伤害一个社会的伦理道德,同时,这也是卑鄙的小人流氓才使得出的下三滥手段,是使用者自己都不敢公开承认的,也暴露了使出这种滥招的人的无能和缺乏信心。中共在执政后,中共间谍的鼻祖周恩来曾经明确指示不准使用美人计,他还起码懂得保护妇女儿童权益,知道维护一个大国的尊严。可到了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这二三四代中共领导人,可就一代不如一代了,居然有搬出了中共的看家本领,又祭出美人计这一法宝,他们不仅对一个国家的重要领导人和军事人员使用,而且对我这样的个人也使用。给中国人丢尽了脸面,令天下人耻笑。

中共为了让中国的美女间谍能后继有人,竟在中国各个大学里大批成立间谍情报学院,大量招募美女,并利用各种舆论工具大肆渲染美女间谍的崇高和辉煌,令中国女性一心向往这个职业。据调查,中国女性最羡慕的职业是空姐。但我敢说,如果调查中包括歌星和美女间谍,美女间谍一定成为中国女性最向往的职业。

过度使用美女间谍,将严重摧残中国女性的身心健康,毁坏中国的传统美德,这比向国外出口妓女还要恶劣卑鄙千百倍。

我对共军女军官郭盈华的揭露,不仅是揭出一个被共军派到美国进行超限战的尖刀班,而且将危及中国那些象郭盈华一样的潜伏在美国的中共军事间谍。一旦美国舆论了解了中共已经派了众多军官潜伏美国,威胁美国的国家安全,美国公众将意识到中共正在对美国发起一场看不见的战争,也就是超限战。这种战争将不仅仅局限于军事战场,而且更多地是体现在网络攻击,对银行金融秩序扰乱破坏,及利用美国法律制度中的空档对美国公司和个人的毁灭性打击。这无疑是一场现代意义的战争。

我不妨再讲几件女共军是如何使用流氓手段进行超限战的。

在2009年7月,我的堂兄刘宝华带着他的一位朋友特意到美国来看我。我堂兄是农民企业家,拥有过亿资产。到我家一见到郭盈华就塞给郭盈华几千美金作见面礼。可是,我堂兄在我家住两天,郭盈华便每天骂我堂兄是乡巴佬等等下流难听的话,还硬是说我堂兄对她图谋不轨。郭盈华甚至不允许我请假陪我堂兄,不允许见我堂兄。以至于坚决将我堂兄从我家里赶出去,我堂兄便住在旅馆一个多礼拜。郭盈华赶走我堂兄的理由是我们家里绝对不允许外人来住。更是是因为我堂兄给我带来了吉林省国安厅长要我跟他联络的口信和联系方式。但后来我才发现,郭盈华最担心中共国安厅调查我以及我身边的人,她是担心她的中共军官身份被我堂兄查出来。我堂兄见我没有什么衣服,就给我买了几件名牌衣服,但郭盈华一直要求我跟我堂兄要发票,要将我堂兄给我买的衣服退了,再换成她的衣服。郭盈华如此对待我堂兄,她妈妈每次外出旅游或来美国,郭盈华都得想尽各种办法让我堂兄付钱,后来还几次逼着我向我堂兄借钱,来还所谓我欠郭盈华的钱。

在2009年9月9日到20日,女共军郭盈华邀请她在中国上海的同伙严文明来美国,期间一直住在我家里。这时,郭盈华再也不说我们家里绝对不允许外人入住的鬼话。大概她一直就将严文明当成是她最亲密的人吧。

郭盈华几乎每天陪严文明进行所谓的考察,实则是搜集情报。晚上,郭盈华让我带着孩子在我家楼下睡觉,说是怕孩子从床上摔到地上。而郭盈华和严文明两人则在楼上睡觉。她就一点都不担心他们会从床上摔倒地上!我那时已经有一年半不同女共军同住,我一见了她就感到浑身有几条毒蛇在缠绕一般。我也真的不在意她跟谁睡觉,她即便是跟毒蛇猪狗一道,我都不在意。随后,郭盈华还将她同严文明一道抱着孩子的照片放大镶到镜框里,挂在我家客厅的各个方位的墙上,使得她从各个角度时时都能看到严文明。我真心地希望她同严文明是真心相爱,而不仅仅是逢场作戏是做给我看,是为了激怒我去同他们决斗。我真的感觉这两个共军军官不值得我去跟他们一斗。

可这女军官居然还贼喊捉贼,反咬一口,向警察举报我在那期间曾经强奸她五次。右图就是郭盈华起诉我曾经五次强奸她的诉状。我真的不知道这女共军是否歇斯底里到了记忆混乱的程度。我敢发誓我从2008年5月我们婚礼后起就不曾碰过女共军,连手都不曾碰过,何来强奸她五次?莫非是梦见了严文明又成了通奸犯?或者是其他象严文明那样的共党喽罗?

女军官在孩子还未出生,就指定要严文明作教父。我从未见过严文明,我坚持要找在美国我们都认识的朋友做教父,或者根本就不请什么人当教父。可郭盈华却说孩子不是我的,我无权对孩子的事情说三道四。

孩子后来送托儿所,郭盈华专门教孩子在托儿所去咬其他孩子。她经常是陪着孩子几小时在托儿所里,亲自教授孩子如何对其他人吼叫甚至是咬人。每次孩子一大声吼叫,郭盈华就会鼓掌叫好,并立即给予物质奖励。以至于我们的孩子几次被其他家长告状,托儿所老师每天写的报告里都会写上我们的孩子又咬了谁。那时我们的孩子还刚刚一岁,郭盈华就将她自己在军事训练营里学到的求生技俩和攻击战术亲手传授给我们的孩子。

郭盈华说是在军校学习。但实际上她并没有去上军校的课。后来她的军官身份暴露后,她自己经常当着我和她妈妈的面吹嘘说,她在军校时根本就不去上课,而是专门到秘密地点去接受专门训练。她一提起她曾经接受的那些训练,她就会面目狰狞,令人恐怖。比如她说她经常进行求生训练。那是将她和几个男学员扔到深山里,然后让他们自己想办法逃出来。郭盈华总是得意地说,她总是第一个到达目的地,睡了一觉以后,才会见到那些笨男生一个个累死累活地跑回来。她的方法通常就是在路上拦车,搭上男人开的便车。这样做的结果不仅不会受到长官的批评,而且是格外欣赏她。

郭盈华还说到,她经常夜不归校,不上军校的正常课程,这按军校的规定是一定要开除的。她们班级的指导员几次批评郭盈华,几次向上级打报告要开除郭盈华,但郭盈华都被一个校长给一路保护下来。有这样的军校学生么?她说的那种军事训练并不是他们班每个学生都能参加的,郭盈华还说只有她一个女生参加那种训练,那些训练的人,他们相互间都不认识。记得有一次是在我的一位朋友的婚礼上,郭盈华就被一个人给认出来,郭盈华当时十分紧张。后来我了解到那人是第四军医大学,曾经一道参加那些训练。我现在是不愿意牵扯到那个人。必要的时候,我会将那人也挖出来。

郭盈华对我讲述这些恐怖训练过程,确实对我起到了威吓作用。我逐渐感到跟我一起生活的不是一个正常人,而是一个毒蛇猛兽。除了在法庭上我见到郭盈华会在需要的时候演戏一样地抹眼泪,我从不曾见到郭盈华流泪,不曾见到郭盈华有伤心难过的时候,她真是一个特殊材料制成的共产党员。

我后来专门查看了一些东德和前苏联训练女间谍和燕子的书。竟发现跟郭盈华讲述的恐怖训练非常相似。当然,那些已经公开透露的燕子训练过程,更多地会涉及到性的训练,比如,为了让这些受训学员对性毫无感觉,将她们的性器官完全变成一个进行攻击的武器,会想方设法让她们克服心理障碍,忘却人类社会的伦理道德,让她们练就不知羞耻的铁石心肠。训练方法通常是先让她们女性跟女性之间互相调情做爱,然后再跟众多男学员反复做爱。这一点我们在电影《色戒》里已经看到几个镜头了。我这里有几个七仙女在海边沙滩上一道嬉戏的照片,还有她们的照片通常是群聚床上的。那些照片实在是太黄太不雅,我不好意思将那些照片发到网上。

另外最令人痛苦的训练是感情训练。这是要通过什么手段让她们彻底失去人的感情。据说这通常是要让她们最钟爱的一个人突然失踪或死亡。女共军郭盈华一直都绝口不提她的父亲。只是在她的妈妈来了之后,我才慢慢了解了女共军的父亲在一起莫名其妙的车祸中死亡,让她妈妈守寡十多年,具体是那一年死的,她们都不提及。老妈妈每当提起郭盈华的父亲时,郭盈华都会大发雷霆,似乎她对她父亲有刻骨仇恨,或者就是有无限内疚。

现在,经常有人怀疑我所讲的故事的真实性,大多都不相信一个生了孩子的女人会如此无情无义,并且说,如果是共军军官,就不可能生孩子。这些人无疑是将共产党想象得太善良了,也根本不了解那些燕子所经受的那些非人的训练,不知道她们已经将性器官变成了进攻的武器。

郭盈华已经整整有一年多不让我见孩子。孩子现在刚刚两岁半。按照郭盈华的如意算盘,她永远都不会允许我去见孩子,除非是有一天她也终于将孩子训练成象她一样的毒蛇。她这不是对孩子的最大折磨吗?她将来如何告诉孩子她自己的军官身份?又会如何告诉孩子谁是孩子的真正父亲?

有许多人建议我去做亲子鉴定。我不会去做。不论这孩子是否是我的,我都要尽我最大能力争取到监护权。我不能让一个孩子被女共军训练成一条毒蛇。那无疑是我对孩子的最大失职。

郭盈华一道的还有几位女士象她一样歹毒。其中就有一位号称是民运一枝花的著名网友。她曾将刀子叉子象标枪一样投向自己的丈夫,多次报警。她的丈夫至今脸上都是刀痕累累。郭盈华通常是不同这些她不熟悉的人来往的。跟这位女士见面之前也是十分反感她。但见面后却是一见如故。

我敢肯定,能够跟郭盈华一见如故的人,都是象她那样歹毒的人。我更相信,那种歹毒一定是通过那种恐怖训练所训练出来的。经过那种训练的人,她们相互间一眼就能看出对方的功夫有多深。那位知名女网友也是湖南人,来美国20多年,从来不工作,只是作诗卡拉OK。大概是报应吧,这女士后来得了乳腺癌,才使得她跟丈夫没有打到离婚的程度。但是,她还是隔三差五地让丈夫买贵重首饰,在去年初她还让丈夫买了一块3万5千美金的手表。这使得郭盈华立即也让我给她买同样的手表。看来这些共党婊子还真是喜欢三个代表。

最后,我费尽口舌跟律师讲述这些,尽管她有些理解了,但我还是将她解雇了。她不配做我的律师。

对样板戏熟悉的人,都不难理解杨子荣为何一定要将滦平置之死地而后生,那是因为滦平了解杨子荣的中共军官的底细,那就变成了你死我活的阶级斗争。

也不难理解,如果有任何敌军了解杨伟才尖刀班任何人的共军底细,杨伟才一定要将那个敌人彻底消灭。

为什么宋江要杀阎婆惜?那是因为阎婆惜看到了宋江同梁山好汉来往的信件,而这封信件就一定能置宋江于死地,所以宋江一定要杀人灭口。

“宁让天下人负我,我绝不负天下人!”这是曹操杀救命恩人吕伯奢一家后说的话。为何要对吕伯奢满门操斩?那也是为了杀人灭口。
据我所知,严庆新和张琪将张宏堡、王炳章、彭明设陷阱绑架或车祸后,有几位民运人士多多少少知道一些内幕。但这些人不是被绑架,就是得到了几十万美元的封口费。

看了这些案例,你就应该明白女共军为何要置我于死地了。她是根本就不在乎孩子和自己的家庭的,她唯一在乎的是共军的指令,在乎自己的军官的身份不被揭露。我至今还没有落到王炳章、张宏堡的那种悲惨下场,就是因为我将女共军的底细都在网上公开了,使得女共军及其幕后黑手知道,一旦他们用非常手段置我于死地,他们必定露出马脚。所以,女共军现在才不择手段地买通伯恩斯坦及美国警察,希望用美国人的手将我除掉。好一个借刀杀人!

近日,美国警察陆警官又不断对我进行威胁,居然说什么我公布了郭盈华的共军底细,我就是犯罪,他说那是我知情不举,是我帮助郭盈华申请绿卡,所以他就可以逮捕我。上一次,陆警官的同事警察就采取将我先抓起来,在举证的方式。所举出的证据居然包括有我的所谓强奸犯记录,还有我给郭盈华发电子邮件的记录。可是,我的律师后来查出来,那个强奸犯不是我,郭盈华提供的电子邮件是发自于中国。

右面的几个截屏可以表明中共经常渗透到我的私人邮件,将我的邮件都转发到他们设立的Email信箱。这仅仅是我在昨天的截屏。我几乎每个礼拜都要清除中共设置的这种转发信箱。中共还多次利用我的电子邮件向外发送信件。而郭盈华居然用这样的邮件来证明我跟她联系,违反了隔离保护令。有此不难看出,这些人从中国以我的名义大量发送邮件,就是在给郭盈华提供置我于死地的武器。那么,郭盈华是不是中共军官,是否在对我进行超限战,不也就一目了然了吗?

最下面的截屏是一些人收到以我的名义发出邀请函后给我的回复。多数收到这种信的人都知道这是共军捣乱,以此败坏我的声誉,大多就直接删掉,并不敢打开附件。但有人曾经打开一个标题为“计划有变”的附件,那就是将我在2011年1月1日发出的茉莉花行动倡议书加以篡改,将我原来所定的每周六周日改为周日下午两点,将我号召去天安门广场和各地城市中心广场改为去各地的麦当劳。随后,在树洞上发出的茉莉花号召书就是这个版本。

有很多人给我转来类似的以我的名义发出的邮件,收信者多数同我不认识。当然,一定有更多的人收到这类邮件。我这里只是列出两个网友给我传来的信件。那个冒名刘刚给这两个网友去信特别耐心,并套取了他们的很多私人信息。值得注意的是,这两个网友是郭盈华知道地址和电话的网友,这也是郭盈华为一知道的两个跟我有关系的朋友的地址和电话。

那是在2009年间,这两位网友要买我的书,郭盈华一定坚持要由她去邮局寄信。后来这些网友都告诉我郭盈华还给他们打电话,确认地址。这打电话也完全是多此一举,因为我将他们的详细通信地址都给了郭盈华。可见郭盈华收集情报是多么仔细。我根本就没有把网友地址当成是有价值的情报。可到了郭盈华手里就变得极端有价值了。因为后来郭盈华就是将这样的一些电子邮件提供给法庭,以此证明我在2010年底经常给她发电子邮件骚扰她。而那两个网友的通讯地址就成为十分有价值的了,郭盈华可据此向法庭提供具体证人,证明我确实发过这样的邮件,不仅是给她,而且还给其他人发了类似邮件。

共军这样一个邮件,真是一箭双雕。既干扰化解了我发起的茉莉花行动计划,又提供给郭盈华作炮弹,将我送进监狱,并不断进行法律缠讼。幸亏我的律师提供了证据证明这些电子邮件都是发自中国,否则,郭盈华就一定能据此将我送进美国监狱,然后再找人对我在监狱中谋杀,再声明说我是自杀,就象中共对中国的第一间谍金无怠所做的那样。

我正在联络这些网友一道起诉Google公司,起诉Google不能保护客户隐私,揭露Google公司被中共攻克或渗透。目的就是为了促使Google进一步揭露被中共反复攻击的详细内情,让Google查明那些渗透我邮件的人,以我的名义设立帐号的人,并以我的名义发信对网友进行诈骗的人。同时也促使Google加强网络安全,确保客户隐私。

2 comments: